“侠女”郑佩佩: 过往每件事都是修行

郑佩佩演侠女时,我还没出世。后来看过她几部戏,印象最深刻是2001年的《杨门女将》。眼前的郑佩佩,优雅从容、亲切和蔼,跟我印象中的佘太君不一样,我也难想象她当年大秀拳脚功夫的威武模样。

郑佩佩前天(4月27日)来新出席《新明日报》主办、世界华人文化交流会协办的讲座,并接受本地媒体访问。她说话不疾不徐,脸上一直挂着微笑,让人感觉相当自在。

她去年出了一本自传《回首一笑七十年》,问她如何定义书名的“笑”字,她说:“就是已经过去了,不管好的坏的;再痛苦,再挣扎,都可以过。”回首过去,她并无遗憾,因为她认为:“每件事都是修行,都是必经之道。”

走过72载的郑佩佩,对于一切已释然,从她的谈吐和姿态,都能深深感受到。

郑佩佩坦言出这本书,因为要翻出一些不愉快的经历,其实有些挣扎,但以她的个性,要么不做,要做就不要有所顾虑。她在书中分享没有笑容的童年,在邵氏的演员生活,四次流产,离婚,破产等经历。她说:“我写的东西,大家一看,就知道是我写的,因为我用心,也是最真实的。我的文笔不见得好,但是真。”

拍武侠片,融合舞蹈

学舞蹈出身的郑佩佩,是在跳舞蹈作品《牛郎织女》时,被胡金铨导演相中,找她演出武侠片《大醉侠》,郑佩佩以此奠定侠女形象。

从婀娜多姿的舞蹈员到挥拳踢腿的侠女,郑佩佩未曾抗拒。《大醉侠》是她的第一部武侠片,也是胡金铨第一次执导武侠片,她说两人当时一起研究武打动作,胡导演跟她解释,他要的是一种节奏,她听出那是一种爵士节奏,这对擅长舞蹈的她来说,挺容易接受的。

她说:“我长得太高大了,难成为舞蹈家,而武侠片对我来说,是一种舞蹈。我理解的芭蕾是柔中带刚,武侠片则是刚中带柔,我就把两者结合在一起。”

感谢遇到的首位导演岳枫

从《大醉侠》的金燕子到《唐伯虎点秋香》的华夫人,郑佩佩的角色广受欢迎,她却谦称自己不是“大明星”,只是“普通人”,并感谢岳枫导演的教诲。

“我要感谢我遇到的第一位导演岳枫岳老爷,他跟我说,要做演员,不要做明星,因为演员不怕老,就算光环没了也不怕。”她说自己年纪轻轻时就红了,当时觉得“很奇怪”,但不觉得自己是“大明星”,照样搭巴士。

她指出:“生活和戏不一样,我只有在戏里很了不起,把所有人打倒,日常生活中我就是普通人。我只是比别人多活了几辈子,从戏里体会到更多的人生,但下戏后还是回到我自己的生活。”

郑佩佩曾在佛堂住了两年,在师父身上学到许多。“他们就是普通人,我也一样,即使大家觉得我是大明星,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也有喜怒哀乐。”

演了无数次侠女,郑佩佩觉得戏外的自己,哪方面也是个侠女呢?她笑言:“我妹妹常说,我说再见,人就不见了,已经站起来走了。”意指自己作风干脆,不拖泥带水。

郑佩佩认为,可能是侠女演多了,自己对侠义的感觉也不知不觉增加了,例如“义不容辞”“拔刀相助”这些话,她总是脱口而出,一点也不含糊,直言:“戏影响了我,我也影响了戏。”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