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菁仙:雪人欧流浪记

中学时代超爱读台湾女作家三毛写的书,她远离尘嚣,到异乡寻找自己的旅游故事,让我万分憧憬,让我的少年时代充满了展翅高飞的梦。

当时想即使长大后的我,也未必有勇气,为了爱情过这种过一天算一天的精彩生活。狮子座的我从小渴望父母的认同,在孤独的成长过程,心想唯有拥有名利才能让他们看到我这个独生女的存在,于是我朝着这个肤浅的成功定义努力。

一晃奔驰了22年,此刻42岁的我,坐在巴黎玛黑区街边的露天小餐馆,一杯香槟伴我笔尖的倾诉,我开始人生首次毫无计划的旅程。虽然还是没有三毛的勇敢,但我决心脱离束缚,像她一样感受生命的真善美。

在巴黎街头感染小惊喜

走笔至此,一列游行的学生乐队突然从街口转过来,他们演奏着令人忍不住站起来跳舞的乐曲,餐馆的服务生开始跟着节奏舞动,身边的旅客也拿出手机站起来猛拍,瞬间把我从宁静的文字空间带到街头嘉年华的狂欢。巴黎就是这样,时不时都会有让你在平凡生活中感染小惊喜。

比如,昨夜与朋友在塞纳河左岸散步,像伍迪艾伦(Woody Allen)电影那样浪漫。一名年轻貌美却微醺的法国女生上前尴尬地问我们是否可以帮她围挡,因为她尿急需要即时解放。我们马上把外套脱掉替她遮拦,事后她频频道谢,说从来没有在巴黎遇到像我们这样的好人,然后匆匆跑了,浪漫剧顿时变成搞笑喜剧,我们继续散步,笑问彼此:“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还有一次,在天气转暖的某个星期天,我坐在桥上听阿拉伯人拉手风琴,这时一只脸蛋微显寂寞的法国斗牛犬以深情的眼神慢慢地靠近我,我心想这只狗真会“把妹”,后来它的主人说它其实是想吃我手中的冰淇淋。

走出旅游区,深入城市

要深入了解一个城市的脉动,你得走出旅游区,别老是在巴黎铁塔、圣母院、罗浮宫、塞纳河畔、蒙马特等旅游胜地徘徊。那天我为了要到18区看画展,步行穿过第10区,朋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欢迎来到非洲!”

的确才过了几条街,整个风景完全变了,仿佛抵达亚非地区,这里很少有道地的巴黎人,住着许多已落地生根的移民,为生活忙碌着,感觉虽然有点吵杂,但混乱中却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动力。

我看到很多印度、阿拉伯、非洲、中国的小吃店和杂货店,都是由老一辈的爷爷奶奶辛苦地营业着。他们应该是为了要让下一代脱离贫穷战乱的祖国,不辞劳苦,离乡背井,这样强旺的生存力量让我深受感动。

没有公不公平的生活

街上也明目张胆站着一些妓女,原来我竟然走到巴黎著名的红灯区。每个人的命运不同,我凭什么觉得自己就比较清高呢?突然有点难过,看到人家拼了老命也要活下去,我这一代备受宠爱的年轻人却不时钻牛角尖,怨天尤人,很是惭愧。这是巴黎真实的一面,没有公不公平,人们只求能呼吸自由地活下去。

终于到了友人推荐的文化中心,逛到入神。在那里举办画展的摄影师说喜欢我的样子,问可以为我拍照吗?淡妆披头散发的我有点受宠若惊。仿佛有人第一次喜欢毫无修饰自然的自己。在这个没有人认识我的陌生城市里,我卸下包袱,重新出发,暗想我也要努力地活着。

编按:标题“雪人欧”为作者英文名“Sharon Au”的昵称。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欧菁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