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琬龄回新当“陪读妈妈” 难舍“保安蛇”及好友

字体大小:

“国民安娣”郑琬龄爱蛇,在南非的家曾经养了五条宠物蛇,而且它们比狗还更能阻吓盗贼,兼具保安功能。

风趣爱搞笑的本地资深女艺人郑琬龄带独生女回国读书,抽空接受联合早报专访。她一到zaobao.sg的录播室,看到角落放着一条假蛇,立刻兴奋地抓起它缠绕颈项,频频说:“我最爱蛇了,我还养过蛇呢!”

记者一惊,问郑琬龄在哪里养蛇,她说:“在南非时养过五条蛇,其中四条可以见人,一条不可以。”原来不可以见人的蛇是“毒蛇”,收在比较隐蔽的地方,其他四条都无毒,可在家中自由游走。她跟女儿回新加坡,蛇不能随行,只好留在南非,请友人照顾。

为什么养蛇?“因为南非人不喜欢蛇,所以养蛇胜于养狗,可以在家保安。”

儿时住甘榜爱上蛇

女人通常害怕蛇虫鼠蚁,尤其是滑溜溜、软绵绵的蛇,应该是男女皆惧吧,怎么郑琬龄竟然不怕?“我小时候住马里士他一带的甘榜,那里有个阿伯种植甘蔗,有甘蔗就有老鼠,有老鼠就有蛇。有一次,阿伯看到一条小蛇,叫我抓起来,我就抓了,不知不觉就喜欢上蛇。”顿了顿,她说,“也可能是因为我的生肖属蛇吧,哈哈!”

她记得以前年轻拍戏时,性格好玩,曾带了一只俗称四脚蛇的蜥蜴进电视台,她让四脚蛇盘踞在腰间,它一动也不动,状似腰带,然后她走近别人,突然间把四脚蛇抓起来丢出去,吓得众人鼠窜。现在回想,她笑说:“这样吓人很不对hor!”

记者问她是否怕蟑螂怕老鼠,或怕黑怕鬼,她都摇摇头,又笑:“我是不是很不正常?”

郑琬龄并非天不怕地不怕,她透露:“我怕自己。怕想错、做错,所以不开心时,不会急着做决定。”

坦承夫妻的感情“淡了”

郑琬龄带19岁女儿回国读书,引人臆测是否24年婚姻亮红灯,她之前接受联合晚报专访时否认离婚,但比起留在南非的老公,郑琬龄似乎更舍不得在南非的好友,谈起时竟忍不住落泪。

20180521_showbiz_zhengwanling_Large.jpg
郑琬龄的女儿(左二)回新前,和玩伴在南非家里的厨房一起烘焙糕饼。(郑琬龄提供图片)

53岁的郑琬龄最近回新受访,记者问起老公时,她竟说“老公可以换”,引人猜疑她的婚姻是否亮红灯。这次记者单刀直入问她的婚姻状况如何,她回答:“还好。两个人如果不开心,不一定要在一起。我告诉你,人生是这样,好的不走,更好的不会来。”

记者问她现在开心与否,她说:“没有特别开心,也没有特别不开心。”

她透露原任外交官的老公已退休两年,现在醉心拍电影,看不懂他在干什么,也因语言问题不适合参演,她不想干涉,感觉夫妻的感情淡了,就选择回新当“陪读妈妈”。

从南非洋房到三房式组屋

据悉她在巴拿马有一个领养的27岁儿子,记者问起时,她说一嫁到那里,这个儿子就在家里,家婆说是领养的,但是不是老公生的,她也不确定,只说:“夫家成员的关系很复杂。”

郑琬龄和老公在巴拿马住了10年,之后搬到南非11年,她这个人很草根,接地气,在外交圈要出席官方社交活动,要注意外交礼仪,她都能适应,无师自通,游刃有余。“我不怕别人知道我有什么不懂,我只怕别人以为我什么都懂。”她还自学西班牙语,发现西班牙语和马来语有些字共通,“现在有幼稚园水准,不过我的中文没什么机会用,都还给了老师。”

她和女儿在新加坡的生活费,由老公支付。她远嫁前在宏茂桥有一间三房式组屋,稍后会和女儿搬进去。比起在南非时住三层楼洋房六个房间,还有七个工人服侍,她现在凡事亲力亲为也很习惯。

19岁的女儿在学校曾交过白人男友,现已分手,郑琬龄很开明:“什么种族的对象都无所谓,只要他爱我的女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