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薇秀:演员的“玻璃心”

字体大小:

不知不觉拍了三个多月的戏,这次拍摄 《西瓜甜不甜》真的很愉快,跟一群很久没有合作的演员一起,让我有机会听他们的故事,丰富自己的历练。

导演跟演员的沟通

在拍摄现场听到一段对话,某演员拍外制公司的戏,副导演反复问她会怎么诠释这个角色,让演了20多年的戏的她,感觉自己似乎不会演戏。

其实在电视台拍戏,导演很少问演员会怎么演,很多都是现场拍了一条再调整、讨论。导演问演员会怎样表演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场戏的演法不只一种,再加上演员当天的状态,对手、服装和现场的气氛都有可能影响表演。例如一场分手戏,在公园,在车上,在餐馆,在众目睽睽下,在白天或夜晚,对手的演法不一样,都会让演员感受到不一样的情绪,所以要怎么演也很难说。有些演员被询问时,会感觉导演对他们的表演没有信心,其实这只是一种沟通而已,导演也需要了解演员的演绎从而配合安排拍摄方案。

在新加坡,很多时候都是故事写好再找演员。因此演员可能跟角色有距离,故事人、监制、导演在创作过程中,已经对这个角色有一定的想法和设定,然后要求演员以他们的标准去演。但不同的演员对同样的角色会有不同的想法,对于新人,这样的方式指出表演的方向,让他们容易仿效,但对有经验的艺人来说,可能跟他们想表达的不一样,这样反而会让他们受局限,演得很僵硬。

选角的重要与难度

选角非常重要,也很困难,每个演员都有独特的气质,新人资历浅,但是多了一份诚恳和嫩气。资深艺人多了经验,眼神中有戏。所以同一角色让不同的演员诠释会有不同的感觉,制作团队必须事先明白演员的特点,当角色符合演员的天生气质,就事倍功半,演起来就会舒服和有说服力。

不过当然有时某类角色跟演员的气质很搭,演员也会被定型。很多监制都觉得我是现代职场智慧女性,经常都会让我演律师、警察的角色,而且人物性格都是刚强,有想法,独立,力争上游。我的形象确实符合这类角色,不过我也有其他的可能性,也适合演其他角色,比如小鸟依人的傻大姐或是人格分裂的变态角色。

演员要维持情绪连戏

另外,我在片场还听到演员抱怨拍外制剧的感情戏时,还剩下最后一个镜头,但因为收工时间到了,导演为了不超时,竟决定先收工,不拍了。

通常本地戏拍外景只有一架摄影机,演员必须不断地重复,让摄影师从不同的角度拍。演员不是机器,难保每次都会一样,所以当拍到剩下最后一个镜头而停拍,代表下次演员要再重新进入同样的情绪,的确是很累,很高难度的,毕竟下次整个感觉可能就会不一样了。演员难免因此会有情绪。

我常被问到演员是怎么拍哭戏,说哭就能哭,其实不只是哭戏,任何情绪的连贯都是很不容易。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方法,有些人能开着玩笑,下一秒导演喊“action”时就马上进入状态。我是利用剧情来带动情绪,所以需要酝酿,如果断了就要重新再来。

好几年前看了好莱坞女星Naomi Watts主演的电影“The Impossible”,内容讲述一个家庭在峇厘岛旅游时遇到海啸的故事。我看后对她十分敬佩,因为大部分的戏在水中拍摄,除了耗体力之外,这也是对演员内心戏巨大的考验。演员要一直保持着紧绷恐惧悲痛的情绪,而且这样的场面不可能一天完成,代表她在整个电影的拍摄期内,要不断保持相同的极端情绪才能连戏,在情绪方面是非常困难辛苦的。她的演技出神入化,让观众完全感受到受难者的无助惊慌,还有一名母亲失去孩子的悲痛。

在拍戏的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和问题,各个部门都不容易,演员因为不是机械操作员,要运用情感,如果制作组能更敏感地照顾演员的感受,我相信无论在表演或在拍摄的执行配合上都会更加顺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