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尧:出轨

从东京回新加坡那日上午,和好久不见的G吃饭。

话题聊到一个朋友的婚姻。她和丈夫交往结婚五年,生活原本平淡如水,直到她公司来了一个新同事。朋友发觉自己对新同事有种好久不见的心跳加速、想不断亲近的感觉。

幸好朋友指上那环紧箍,适时抵御各个邪念,却似乎也成为她取不下来的痛。新同事也和她保持同事间的距离,只留给朋友藏在心底的暗涌。

没有偷吃的出轨,还算是出轨吗?

旅途出轨

这回去日本是和曾兄弟旅行社合作带团,所以到了更多过去没机会去的景点:到立山黑部看夏天的雪墙,去白川乡感受四面环山合掌村的静谧……感动一个接一个,仔细想想,旅行不也是对日常生活的出轨吗?

入住海滨城市冰见那晚,深夜到天台露天温泉泡汤。放眼望去是一片漆黑的大海,除了沿岸公路稀疏的路灯,就是远方渔船灯火映出足迹安稳的海浪。我在池里静静地听海涛声闻海的香味。那一刻突然有想哭的冲动,这个画面似曾相识。它也许发生过,也许只是和某段想象重叠,但我确切感受到和某个过去的自己靠得好近。当下的一切令人泫然欲泣;美得令我不停想过去的自己看到现在的我会有什么话说;也美得令我想逃离新加坡的日常。

我是出轨了。但又如何?

这就如同朋友和她的新同事。爱上一个不爱你的人,就像爱上一个只把你当作过客的城市。它的美不属于你,你在“礼貌”的距离内凝视它、为它哀伤。但没人要为你的哀伤负责。

我和日本最美好的距离也许就是游客和目的地,保持距离,保护彼此。

感情出轨

曾在一段远距离恋情的朋友无怨无悔地为远方的伴侣付出,没想到自以为是的伟大却成为压垮纤弱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爱一个人真的不是不断地给予令对方窒息的爱,而是让自己、让两个人变得更好。”他说。

出轨的旅行终究能被一张回程机票收复,但出轨的感情要怎么收拾?

不知道G的朋友是否听过林夕写的《再见二丁目》,副歌这么写:“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没发觉;如能忘掉渴望,岁月长、衣裳薄……”

旅行再美,还是要回到日常。除非她早就想离开这日常,那出轨就不过是个幌子。她接下来会怎么走,我们不敢去想。

5月下过雨的东京仍有些寒意。和G道别后,我双手缩进口袋,逆着人潮往车站走去。

(作者是UFM100.3DJ)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张承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