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菁云:当我老花时

年岁慢慢增加,身边的朋友不时会谈到“变老”这件事。尤其现在工作碰到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同事常要对着只有18、19岁的实习生感叹,我却没什么特别的感触。我已经忘了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很能接受变老这件事。也许和那一年面对过的挑战有关吧。学长突然离世后我就意识到一件事,能活到老不是必然的事。

生命本来如此“残酷”,我们都不可能有选择“例外”的机会。小学三年级,我的一个同学有一天就再没来上学,我从来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老师说他已经去世了。

那个幼小的年纪,我不知道死亡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念小学的时候连续四年身边都有人离世。四年级那年,爷爷在池塘边摔伤后不久辞世,五年级时是五舅走了,六年级是外婆离开,尤其五舅走的时候才39岁,多么年轻的生命啊。也许因为这样,我很少会在意自己的年龄数字。

所以在我的朋友之中,我应该是那个比较“不怕老”的吧。对我来说能活着,可以一年年庆生,看自己的岁数增加,似乎更是一件值得感恩的事。所以当朋友对年龄数字有很大反应时,我都会说:能有机会“添岁数”不是必然的事。

老花的冲击比变老更大

跟“变老”比较,面对“老花”这事对我的冲击其实是更大的。老早就知道自己迟早会面对老花。几年前去旅行在德国的机场买了一本书,看到书架上摆卖着黑框眼镜就顺手拿起来试戴。选度数最小的,拿起手上的英文书感觉字体被放大,挺不错的,于是花10欧元(约16新元)买下,偶尔看书时用。下来的那几年其实也不至于是老花的状态,所以并不依赖它。一段时间把它扔在我沉沉的背包里,终于折断了一边。当时也不太在意,因为其他一切依旧 “正常”。

可是前两个月我的生活却突然有了一些变化。好几次随手拿起书本、杂志、传单时,都看得很辛苦,感觉要“越拿越远”。尤其主持现场节目,更是会让我不舒服。这样的干扰让我很困惑。每次看不清楚想找老花眼镜时,才发现没带在身边。一次次的发生让我偶尔很烦躁。

我的鼻梁不挺,所以我一向不爱戴眼镜,连墨镜都不常戴。但是老花让我“别无选择”地架上一副眼镜。因为担心硬是不戴会让度数更快加深,所以包里现在一定带着我的老花眼镜。今年的生日礼物更要求了自己很喜欢的镜框,以便配一副新的眼镜。

实际上“老花”,跟大家一样,我稍微调适就没事了。现在看书有眼镜感觉好多了,眼睛也不那么容易疲累。帮我配眼镜的验光师说很多人因为忽视老花而“受苦”,很不必要。我确实很快就接受了,尤其可以轻松阅读,更是让我感到欢愉。

但我开始老花时,常想到的是我的妈妈。想起那一次次老妈让我们这些孩子帮她穿线。老妈没有姐妹,我面对老花时姐姐们都在分享她们的经验。但老妈没有姐妹。当时她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曾经惶恐、不安、焦躁?想到这些就有些心疼老妈。她是刚强的女人,但是这辈子一直在受伤。但是像妈妈那么沉着、淡定,她一定也没觉得怎么样吧。老妈加油!要好好地。

(作者是96.3好FM DJ)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洪菁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