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铭铧:最有文采的派对动物——林燕妮

林燕妮的身份虽然是香港作家,但是因为他曾是李小龙的大嫂、黄霑的情人、金庸和倪匡的朋友,又经常出席名人派对,所以也是报刊娱乐版喜爱报道的对象。

据说有一次:倪匡跟金庸闲谈,谈到香港作家的散文。金庸说:“林燕妮是我见过的女作家中写散文写得最好的一个!”倪匡摇摇头说:“错了。”金庸一愕,问:“错了?”倪匡说:“你的话要省掉一个字。”金庸追问:“哪一个字?”倪匡说:“女字!”

我有点意外,以名气论,亦舒和李碧华不是在林燕妮之上吗?金庸的评价不会过高?

我没读过林燕妮在黄金年华所写的作品,只读过她早几年在报章上的专栏,算不错的,虽然不是非常喜爱。

看到一则相当中肯的评论——林燕妮散文最大的特点,是抒发情感时并不流于一泻无余,毫无节制,而对事物的分析,不单态度持平,见解也颇有独到之处。她的笔触不带尖酸刻薄,也不以讽刺人为荣,更没有故作惊人之语,换言之,林燕妮的散文是教人看得下去而不会觉得沉闷。

我只是觉得,喜爱扮美追求时尚出席派对的雌性动物,很多都是文艺贫血患者,而当中,林燕妮文笔最好毋庸置疑。

珠玑佳句

75岁的她走了,留下超过80本著作,主要是散文集和杂文集。这里精选她的珠玑佳句:

“有些客户摆出的态度是:林燕妮你以前高高在上,料不到都有求人的一日。那又帮我看清楚世界,如果无饭开要求人就惨了。”从昔日跨国公司行政总裁,到保险从业员的林燕妮一声感叹。

“禅与基督教并无冲突;修佛让我忘记了黄霑。佛教要我们舍得任何东西。不过佛是比较孤独的,我需要一些人气,故随基督教。”让人有所悟的一句。

“认识一个人愈久,便对他愈苛求。你会要求他上进,同时又会要求他名成利就之后,不可以减少他对你的人情味,不可以摆架子,不可以虚伪;既要他有巨星的风采,也要他保持天真自然。”一语刺中一般人对朋友的苛求。

“女孩子怎么看男孩子?其实很不公平。跟喜欢的那个亲热,叫做两情相悦,不喜欢的那个,他想亲热,便叫做色狼。”其实倒过来看女孩子不也一样?这就是人性啊!

“内地(中国大陆)只有政治不正确,没有道德不正确。”准到没话说。

“能令女人保持简单的男人很少,生命中有遗憾的女人从来不能简单,她的遗憾你填补不了,取代不了,那么她便会令你难以捉摸。本性纯良和本性邪恶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她快乐时便简单了。”太简单的人可能不会明白。

“对孩子而言,父母便是他所仰望的神,玷污了其中一个,孩子的世界便塌下来了。”有父母的人应该都赞同。

“兵与贼,性相近。在乎他们的选择是哪一边,际遇又是哪一边罢了。兵不识贼怎么捉?不知架步(色情场所)怎么扫黄?”那么浅显的道理,怎么没有想过?我最爱的就是这一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林燕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