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铭铧:笑容里的泪花

香港资深艺人薛家燕二儿子石耀庭结婚,我也收到家燕姐的请柬,有点意外。毕竟论交情,我自觉不及联合晚报副总编辑陈玉娇,承蒙她盛情邀约,我于是成了座上宾,当晚跟着玉娇姐及薛家燕本地经纪人沈文耀,更意外发现同桌还有徐小凤和米雪,一起喝喜酒。

我没有乘飞机出国喝喜酒的经验,这次受邀,起初想到请假、订机票、安排住宿该有多麻烦,不过同事瑱玲说,家燕姐的宴席要请那么多娱乐圈人,座位都不够,还留一张给你,真不好辜负她。这句话就这样打动我。

数着时间等看明星

新加坡艺人的喜宴我参加过多次,港星还是第一次。当晚7点半,我们几个是最早入座的宾客,我数着时间,等着看明星。陈宝珠、汪明荃、陈百祥、欧阳震华、秦沛、刘丹、佘诗曼、杨怡等,先后入场,还有港剧里许多我很熟悉的叫得出名字以及叫不出名字的二三四线演员。薛家燕从60年代的粤语片演到今时今日的无线电视剧,认识大半娱乐圈人,50多席坐满艺人,也不过分。如同薛家燕说的,大家都是平时很忙的人,能凑在一起聚个餐真不容易,我也乘机和艺人们建立联系。

后来发现,新加坡人不只我们几个,还有蔡和平和文树森也都赴宴。在异乡遇故人,感觉多了几分熟悉。

你们一定问我吃了什么?10道菜陆续上桌,蟹瑶蛋白炒饭和松露金腿蒸白鳕是我的最爱,最出乎意料的是最后亮相的鸳鸯甜点,其中一道类似芝麻酥,看起来其貌不扬,谁知一吃无法停口。

母子相继落泪

谈回宴会主人家,大家都知道薛家燕离婚后,为独自抚养三个儿女,复出演戏,后来才有长剧《真情》的“好姨”。石耀庭先上台致辞,谈到爱妻泪腺发达的他已先飙泪,后来述及母恩,更是泪如雨下,还要薛家燕在台下喊不要哭为他止泪。轮到薛家燕上台,原以为自己不会哭的她,回忆复出当初也曾担心前途迷茫,星运昙花,终于也是哽咽。不过她很幽默,笑说无线电视、新城电台还有一家电器商,从她复出即支持她至今,儿女们的学费其实都是他们付的。

薛家燕感性地说,台下的人都帮助过她,都是她的恩人,我真不敢当,也就是自她因《真情》在报业传讯优频道播出,而从香港红到台湾,后来又签了沈文耀来新登台,甚至受报业传讯、新传媒邀请来新做节目、拍戏,我就这样多次和她相遇,写过她的报道而已。但她那席话,也觉得应该跟其他后辈艺人一样,跟68岁的她学习谦卑。

《真情》当年在7点档播出,收视随剧情发展一路攀升,整年高居优频道收视之冠,为该台争取到不少广告。话说回来,如果当年没有报业传讯,按照传统,新传媒不会播出无线长剧,薛家燕也就没机会以“好姨”身份在本地爆红,给儿女“赚学费”了。似乎冥冥中老天早要帮这个苦命的妈妈安排一场胜利的翻身仗了。

薛家燕的中年离婚妇的励志故事,大家早已耳熟能详,只是这一晚,在酒杯交错、掌声起落中,听她重提往事,许多人还是深深动容。不过这一回,是儿子幸福成家的欢喜结局,即使有泪,怕也是笑容里的泪花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