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冰玉:孤家寡人

就这样,离家接近一个多月,整个五六月几乎都在当北漂族。虽然说拍摄期比较紧密,却多了很多反思的时间,毕竟拍戏嘛,大多的时间还是在等。

“习惯”奢华的明星待遇

在中国大陆拍摄的日子,是舒服的。虽然难免会有些文化差异和水土不服,但是从食衣住行,到生活点滴的接待,从来不缺,也不禁让人习惯了“奢华”的生活。

第一次看到几千万人民币搭建起来的摄影棚,一场3.5页纸的戏,分两组,五架摄像机,包括文武替,也得拍五天的场面。从豪华的商务舱、私人专车、酒店套房,有时还出动私人卫生间、私人助理。就这样,当我回到家里的第一天,突然发现自己连打包食物的能力也退化了,因为在剧组,只要我不想踏出房门,可以连宵夜都有人伺候周到地送上门,因此我好像开始习惯孤立,除了酒店,连酒店附近哪里有咖啡馆我都不知道,因为连咖啡也是助理送上门的。

回国的那一天,终于摆脱了助理的跟随,我一个人坐在机场的贵宾室,看着人来人往的过客,无限感触涌上心头。现代社会有无数的优先服务、特别服务、五星级待遇,无形中,把人分成许多级别,至少就是富有、贫穷和一般。人与人之间,也在阶级待遇中开始有了隔阂。

渐渐地,习惯了不用排队的优先通道,习惯了从双人座变成靠窗的单人座,记得以前拍戏,最期待的就是大伙在候场的时候一起天南地北地聊天,嘻笑打闹,如今,我们各自在专车或包厢,享受的是清静,却也在习惯着冷漠。

众星捧月,迷失初心?

终于我体会到以前帝王总爱说的一句“孤家寡人”,我体会的不是他的地位,而是那种被“优先权”隔离的冷漠。

人,到了一定的位置,会渐渐地习惯那些特权带来的荣耀。无论再朴实、再理智的人,也会有被虚荣蒙蔽的时候。不尽是因为忘本,更多的也许是习惯。在习惯赞美声中,忘了忠言逆耳,习惯众星捧月中,忘了虚怀若谷,渐渐地,迷失了初心……

为了逃避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感,人们拼命地接受拥戴和吹捧,证明自己的价值和存在感,这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习惯。

新加坡演员的单纯热忱

反观身在新加坡的演员,也许这个身份少了不可一世的显摆,但那种对演戏的简单热爱与坚持,却也值得珍惜。撇开所有的现实条件与局限,能当一个平凡的演员,原来也是一种习惯。

至少在演员的道路上,我们习惯了不盲目追求一刹那的光辉,我们还是习惯地坚信,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单纯热忱。只要内心愿意,还是可以活到老,演到老。即使有一天,所谓的奢华已远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童冰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