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影评 超人的苦恼和滥用

《包宝宝》故事贴心而又有震撼性。(剧照/互联网)

动画电影有几部能够隔个十几年推出续集而叫座力不减? 绝对不多。

皮克斯(PIXAR)的超级英雄家庭剧《超人特工队》(The Incredibles)正是其中的一部。它当初在2004年面世时,美式超级英雄电影尚未形成风气,所以犹能激荡视听,最终得以在2016年《滚石》杂志所列出的历来最伟大40部动画电影排行榜上排名第29。然而,在14年后的今天,观众们看穿着紧身衣的各路超级英雄拯救世界已经看得很饱,《超人特工队2》(Incredibles 2)若还想娱乐我们,必须克服“珠玉在前”的艰难挑战。

精彩与因袭

就某些层面而言,《超2》可说是比第一集更好看。首先,它重点探讨了一般动画片鲜少正视的一些现实纠葛,如现代人“父代母职”的辛苦和手忙脚乱,以及丈夫看着妻子在职场中比自己更成功而心里满不是滋味的感受。《超2》于此刻画入里,颇能引发共鸣与反省。(剧中的“超能先生”想教儿子数学,却懊恼地发现现今小孩学的数学已是全新的模式,自己都搞不懂——单单这一点,恐怕我们本地的父母都深有体会吧!)

其二,事隔14年,动画技术已有一定的进步,画面中的物象质感更加细致精当,精心设计的动作序列更流畅急速。这在女主角“弹力女”追逐磁浮列车,腾入直升机救人,潜入反派“屏奴”基地这几场戏当中尤其明显。

其三,《超2》的动作序列似有超出迪士尼式“老少咸宜”尺度的意思,拳拳到肉,看了都觉得疼。“弹力女”与“屏奴”在灯光乱闪的狭小空间内互殴,继以窄廊追逐,整段戏激烈凶险的程度感觉已不像是无血无肉的动画,完全可置于真人上演的好莱坞动作大片之旁而毫不逊色。连“弹力女”的一对少年儿女与新一代英雄对决的场面,也比以往更暴力更直接,超能力的运用更具灵活的创意。这显然是顺应2010年代观众对于“刺激”的较高要求。

腾、闪、推、挪

尽管如此,《超2》也有挺令人失望的一面。首先,剧情主线基本上跟第一集是同样的套路,见头知尾。观众假如看过第一集,很快就可大略猜到“屏奴”的真面目以及其大阴谋的来临,不需要有福尔摩斯的头脑。超级英雄的儿女们起初“不懂事”,到最后“懂事”起来,也是意料中的旧板斧,不甜不辣。

还有更过分的呢。第一集结尾以婴孩“杰克杰克”的神秘力量作为解决问题的方便法门,倒也罢了,至少让人隐约觉得将来会有较好的解释或后续处理。没想到,到了第二集,“杰克杰克”的超能力依然神秘,而且变出无止境的花样来,进一步充当冲出困境的万用神器。这是哪家太极拳的“腾、闪、推、挪”四字诀呢?《超2》开头的钻地大盗扬长而去,到剧末始终不再出现,继续逍遥法外——诸如此类的有欠圆满及往下拖延,亦是“腾、闪、推、挪”思维的另一种体现而已,颇不可取。

“杰克杰克”在剧中的另一个重要功能,其实是拼命卖萌,卖得太多了点,意图太明显。反而是第一集最令人拍案叫绝的人物——超级服装设计师埃德娜,这一回出场太少,真不应该。无儿无女的埃德娜这次被“杰克杰克”逗得母性都泉涌而出,叫人意想不到,但这在全民生育率普遍低下的今天似乎寄寓了些许宣导意味。

科技害人?科技助人?

《超2》的整体优劣可置而不论。“屏奴”的言论和操纵所有屏幕的能力倒是应当圈点。它在大家都沦为“低头族”的今天大有批判之意,怪科技害人,怪大家过于依赖科技。然而,《超2》又有《论语》所谓“叩其两端而竭焉”的意思,显示了“超能先生”穷于应付的育婴问题,如何可以靠科技解决。说到底,科技就跟英雄的超能力一样,就看你怎么跟“人”的因素结合起来加以善用。

看《超2》万万不可错过的,还有附加于片头,名为《包宝宝》的动画短片。这是加拿大华裔导演石之予的作品,人物造型浑圆灵动,故事贴心而又有震撼性的转折以及寓至情至理于无理之中的跳跃。它通过把食物拟人化的奇想述说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的悲喜情怀。老吴我只能重申:万万、万万不可错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