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版《毒战》的善恶论

本周影评

人性本善,抑或本恶。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不一样的答案。人生体验不同,多少会左右体会和选择。当然也可能会出现出于污泥而不染的情况。我想,最好的考验,莫过于在面对利害关系的当儿,会否做出损人利己的决定。

巴西电影导演Walter Salles(华特沙利斯)在筹备《中央车站》(Central Station)的时候,希望能找到一个虽然得在复杂的里约热内卢街上讨生活,却未曾失去童真的小男孩来饰演片中寻找父亲的街童一角。导演见了1500个男童,却始终没找到对的感觉,直到他在机场碰到九岁的擦鞋童奥利维拉。当天是下雨天,擦鞋童没生意,导演穿的是球鞋,也不可能是客人,男孩开口向他借钱,并表示自己是个老实人,一定会在他回程的时候还钱。

导演答应借钱给他吃饭,过后也没把事情放在心上。一个月后,他再到机场,奥利维拉还真的追着把钱还他。于是导演想叫奥利维拉去电影公司试镜,但只告诉他到那里去收取一份他给的礼物。结果,试镜当天,奥利维拉把机场的其他擦鞋童也带去,因为他希望他的朋友都能得到礼物。当然,最后得到大礼的是奥利维拉,因为他完全符合导演的要求,因此被选上当电影的男主角。

或许,你会觉得,九岁孩子天真无邪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不过里约热内卢的社会环境要比很多地方“凶险”许多。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表示到过那里的游客,一定至少受骗一次,通常是在找钱换钱时被做手脚,足见那里的社会环境比较不单纯。在机场接触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的九岁孩子,每天得应付形形色色不同的嘴脸,要保持清纯,应该没想象中简单。

与港版《毒战》基调不同

韩版《毒战》(Believer)改编自杜琪峰的同名作品,但是除了保留某些经典的场面如乔装毒贩引君入瓮外,其实两部作品的基调是完全不同的。

杜琪峰的作品常呈现人性的黑暗面,港版《毒战》也不例外,戏里的人物因为嗜毒贩毒的利益,做出丧失人性的决定,害人害己。代表人物自然是为了自保自愿当上警方线人的蔡添明(古天乐饰),他为了自身利益,可以出卖身边的所有人。最后那场在学校附近展开的枪战,充分展现了蔡添明的“恶”:他刻意把警方引到学校外的马路上,小孩人来人往的,他知道警察是不会轻举妄动的,因此情势完全对毒贩们脱困有利。和毒贩们形成强烈对比的,自然是尽忠职守的缉毒警队成员,但他们最后仍难逃杜导电影的宿命结局,全军覆没,却拼死还是把蔡添明给绳之以法了——对抗邪恶显然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

披着羊皮的狼更可怕

韩版《毒战》的线人“乐”(柳俊烈饰)的悲惨童年似乎让他在深谋远虑以外,仍保留一份暖意。他对爱犬的不离不弃,从毒枭(金柱赫饰)处带走毒品前,他留下几支给已经嗑药过量的情妇。从他俩之前见面的热络谈话内容,可以猜想到他们有不错的交情,“乐”显然念旧,他所有的算计都不过是为了引蛇出洞——佯装神秘人“李先生”的杀母仇人。最后,他除了惩罚背叛他的人以外,并没置警方于死地,帮他制毒的聋哑伙伴也始终没有怀疑他会出卖他们(不像杜导版本的互相猜疑)。

在片中最无人性的反而是满嘴仁义道德、对“乐”赶尽杀绝的牧师,则是韩版对于原作的主要改编内容。最可怕的有时不是狼本身,反而是披着羊皮的狼。

最后,在看似净土的冰天雪地中,镜头拉远传来枪声。你觉得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人性本善,抑或本恶。这不是问句,每个人心中都很清楚知道自己到底站在天秤的哪一边。在自己的幸福受到威胁的时候,善恶或许就得摆一边。这就是那最后一枪所传达的信息。

韩版《毒战》的线人“乐”的悲惨童年似乎让他在深谋远虑以外,仍保留一份暖意……在片中最无人性的反而是满嘴仁义道德、对“乐”赶尽杀绝的牧师,则是韩版对于原作的主要改编内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毒战》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