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筠:睡美人与野猪

好莱坞打铁趁热要把泰国睡美人洞救援野猪队的事迹拍成电影,片名我都帮忙想好了,就叫《睡美人与野猪》。因为改编迪士尼经典的真人演出电影《美女与野兽》以约16.84亿新元成为去年全球冠军电影,而且此救援行动引起世杯球员与国际足联注意,有必要的话还可以加上“世界杯外传”《睡美人与野猪》。

本届世杯欧洲劲旅德国进不了16强,阿根廷与巴西也没作为,让球迷大跌眼镜,不过睡美人洞穴救援事件引起全球关注,好莱坞拍成电影是预料中的事。好莱坞缺乏好题材很久,不断靠系列电影撑着,能把如此充满人性光辉的事件拍成电影何尝不是好事,况且整个救援行动充满戏剧元素,未知、危险、挑战、牺牲、勇敢与温情。人物方面有医护人员、潜水专家与海豹部队等强大阵容,再加上“要角”是小朋友,势必老少咸宜。

朱浩伟导作不“漂白”

还未开拍,电影已闹双包,好莱坞华裔导演朱浩伟、Michael Scott(史考特)都有兴趣,史考特是制作福音片公司的创办人,已在洞穴附近做初步田野调查,并寻求授权故事翻拍电影。我没接触过史考特,朱浩伟曾因为《疯狂的亚洲富豪》选角访过,他到本地为《疯》取景时又见了一面,当时的拍摄是通宵,他在午夜边拍边抽空受访,还是精神奕奕充满干劲。

朱浩伟之前的西片都不乏亚洲演员,《特种部队2》找了李炳宪,《出神入化2》有周杰伦,看来他应该不会让《睡》“漂白”,而会还原了人物该有的肤色。

西洋电影过去也有以受困洞穴为题材的电影,《33名智利矿工》 与《异底洞》(The Cave)等,《睡》能不能引起共鸣,还是得看电影出来的效果。《睡》毕竟不是纪录片,观众目的不外是“娱乐”。

一座城市不会因为政治人物而存在,更不会因为工程而伟大,洞穴事件让人看到泰国人与世界人的精神。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认同感从哪里开始?是从经济实力雄厚的国家或政治强权开始吗?都不是,认同感是从有温情的地方开始,一个有温情的世界,才有魅力,才是以人为本的世界。

很多时候,这个时代太残酷了,逼使人们闭上双眼不忍注视。然而,这次在漆黑睡美人洞里的野猪队,救援人员不畏困难、坚持与努力所发出的光辉,让全世界都看到了。也许,脱困的野猪队的苦难才真正要开始,他们得去克服创伤症候群。他们的复原仰赖于个人内心是不是够强大,周围的关怀等,而好莱坞的这部片也要敏锐地处理,才不会让他们再度陷于黑暗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