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玉武:现实的梦想

22岁之前,演员从没在我的字典里,我的心里只有篮球。我知道我打得不够好,起码在班上不是打得最好的,虽然勉强扣过两次篮,也知道不会有机会进入NBA,但喜欢就是喜欢,就像单恋一样,一条胡同走到黑,不管结果如何,一头栽进去就回不了头。很庆幸,我还因此拿了一个大学文凭,要不然,我青春的挥霍是不符合这个社会效益的创造规律的。

能陪伴一辈子的

当演员,是无心插柳,参加《才华横溢出新秀》,玩票的心态加上不甘出个成绩无脸见家乡父老的驱使,走上了这条路。对比篮球,表演不是我的真爱,是后来慢慢有感觉和爱上的。篮球,更像是一个完美的初恋,对方太完美,自己条件配不上,在一起过,幸福过,到最后无疾而终,而后来遇到是一个想都没想过,却渐渐发现是最适合自己的,能陪伴一辈子的。到目前,这段关系已经维系了将近20年。

很多次记者会问我,如果我不当演员我会想要做什么?我想当厨师,我喜欢煮东西,对食物很着迷,也觉得对吃没有要求的人,生活没有什么乐趣;能做一手好菜的人,有拯救人类和改变他人命运的修行。这几年经常在外,没有什么机会煮,在新加坡的时候,不是工作就是陪孩子,亲手煮的机会也基本没有,缺于训练,只留想象。

篮球、表演、烹饪,是让我付出了血汗与眼泪,让我感受到幸福与伤悲的三样东西。

前段时间,在一个朋友聚会上,一个帅气的年轻人说道:之前参加过一部电视剧的演出,觉得拍戏挺好玩的。当我们问他会不会把它变成职业?他果断地说:“不会,在新加坡当演员没有什么前途。”我很惊讶,也佩服他年纪轻轻就已通透社会的现实面,我在他的年龄时,心里只有“喜欢”二字,没考虑后果,没想到过前途,相比之下,他比我聪明多了,我看着他,像一面镜子,我这种的注定是要走很多弯路。但我并不仰慕他。

有一位朋友的女儿非常喜欢跳爵士舞,也跳得非常好,甚至在一些国际比赛中获奖。她一家人都挺富裕的,爸爸在银行工作,妈妈不用工作,记得有一次我们聊天,说起会不会让女儿以跳舞为职业?她果断地说:“不会,第一,跳舞生涯很短暂,第二,在新加坡跳舞很不实在。”他们一家都是周游列国,见多识广,并名校毕业,受过高深教育的非一般人,有这样的看法,我心情很是复杂,在理解的同时,也觉得苦涩。

无怨无悔的幸福感

我想到一个情景,你遇到了一个你很喜欢的人,但觉得跟他在一起没有前途,于是你斩爱,转而选择了一个能给你较好前途的人跟你相伴一生。

务实,是很重要的价值观,新加坡从一个贫困的小岛国发展成让世界佩服、羡慕的先进国,靠的就是当初的务实。但如果受的教育越高,事业越宽阔,是为了能更加看清这个社会的现实一面后能更现实地活着,在一个本该做梦的年纪却没有了做梦的勇气和能力,这个缺失太大。或许在新加坡,某些职业还没有立下良好前途的先例,但如果人人为了生存,忘了自己,这样的前途除了能给你在这一辈子的生活带来安逸,还有什么呢?

如果人生只是为了吃、住、行而活着,或为高档的吃、住、行,我觉得还是缺少幸福。幸福是初恋的任性、简单、疯狂,不枉在人间走一遭的无怨无悔。

记得在小时候老师问起我们的志愿,在当时我没多想,就说:“我想当科学家。”因为那时,这是一个标准的,有出息的回答,长大后,我们每每讨论到我们的志愿,听到有的人说想当魔术师,想当老师,想当赛车手,甚至有想当家庭主妇的,那都是真实的幸福。很后悔在我小的时候,没有真正地问问自己到底最想做什么?而不是一个能让我被赞扬的标准答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戚玉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