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其瑞:复制李小龙?

邓丽君在新加坡与香港记者见面,并为记者打油伞。(作者提供)
邓丽君与谭咏麟一见如故。(作者提供)

李小龙转眼间去世45周年,1973年7月20日,李小龙倒在笔架山女友丁佩家中,当时二人正在谈《死亡游戏》的剧本,李小龙感觉头痛,吃了一片止痛药之后再也无法醒来。功夫巨星陨落哄动全球,有三个记者混入殡仪馆拍摄遗照,阿伯替李小龙梳头之后,将沾有李小龙头发的木梳送给记者,他日科技发达,用头发复制几个李小龙,道德方面不知能否行得通?

李小龙死后,许多愤怒的粉丝认为是丁佩害死他,更对她发出死亡威胁,她害怕之余失去踪影。世事就是如此巧合,我搬去官塘康丽园,有一天进电梯,竟然发现丁佩住我楼上,幸亏李小龙妻子玲达对丁佩体谅,终于让她可以再次公开活动。

各地的李小龙粉丝会邀请丁佩参加许多纪念活动,每次只给一个千元红包。丁佩的经济走下坡,有许多人愿意出5000港元买李小龙的遗物,包括三节棍及西裤,用作展览或收藏,但丁佩十分为难,不肯割爱。那天我约丁佩喝咖啡访问,我弦外有音,说外界根本不知道李小龙到底有多少条西裤和三节棍留在她家中?为什么舍不得割爱?那些人买了也同样开心,一言惊醒梦中人,后来很多人都如愿以偿,买到了李小龙的三节棍和西裤。

李小龙生死状决斗之事

李小龙的墓地在美国西雅图,与拍戏中弹身亡的儿子李国豪葬在一块。这些年,我与李小龙妻女关系密切,原来丁佩现在也搬去西雅图,与一个美国“翻版李小龙”江学贤成了好友,更希望我替他俩写剧本,讲当年李小龙与亚洲腿王谭道良如何签下生死状决斗之事,因为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人找到答案,到底李三脚与亚洲腿王决斗了没有?我在香港也问过谭道良,他但笑不语,相信世界上只有两位当事人知道真相。

现在谭道良有儿子继承衣钵,经常在横店拍戏,腿功也得到父亲的真传。有一次两父子在尖沙咀酒吧饮酒,与保安起冲突,12个身形高大的保安围攻二人,结果是12个人被打趴地上,但两父子却惹上官非。

成龙搬进李小龙剪接室

李小龙离世之后,他在嘉禾公司的剪接室丢空多时,更传出闹鬼,皆因有人半夜经过,常常听到里面有异动,有时更有李小龙练三节棍的吆喝。由于里面设备齐全,有剪片机、灯光及摄影设备,更有一张李小龙坐过的剪接椅子,成龙听别人讲怪事并未恐惧,更大胆的向老板邹文怀征用了李小龙的房间,皆因大家都是嘉禾演员,没想到成龙搬进去之后,竟然顺风顺水迈向国际。成龙笑言每次剪片,仿佛感觉到李小龙站在背后予以鼓励。

其后成龙一部《龙少爷》在美国打响名堂,嘉禾为了让成龙征服好莱坞,特地安排他去读英文进修班,世事就是这么神奇,在班上竟然遇上了邓丽君,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只可惜邓丽君天生爱静,每次与成龙及成家班吃饭,饭桌上猜拳喝酒,邓丽君却默默坐到一旁。

受尽情伤的邓丽君其后到新加坡长居,谭咏麟到新加坡演出,香港一班记者随行,并相约邓丽君见面访谈。面色红润的邓丽君打着南洋油纸伞为记者遮太阳,向香港记者说,她太喜欢新加坡了,对于她这类有鼻敏感之人,简直是人间乐土。

邓丽君与谭咏麟也是一见如故,邓丽君在马路旁,亦自豪的介绍自己楼上的新加坡物业,如果1995年邓丽君仍留在新加坡生活?如果她没有去泰国清迈?她的人生会不会改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