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献给故园

订户

字体大小:

今年裕廊初级学院母校将走入历史,校园也会搬迁。高中时每天收进眼帘的一景一物一草一树还有那些属于一生一次的年少如风往事也都将轻轻淡逝。

裕初老师要我写篇关于自己在母校值得回味的事,收在纪念特刊里。脑海里浮现的竟都是在校园里喜乐玩闹,挥霍青春的快乐事,无关学业还有发奋事迹。

1984年进入位于西海岸路班丹湖前的裕初就读,一踏入校园就被阵阵不断吹拂的和风环抱轻吻,就因为风大加上前一届有一群叫做“地下铁”的新谣人创作传唱了一首叫《风城》的歌,这里也自然的被冠上这美丽的名字。偌大的班丹湖是慷慨捐风的好邻居,让我们在校园里总是清爽扑面步伐矫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