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游人:笑不出来的年代

我怀疑我们终有一天都将彻底失去快乐的能力。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这一年不好的事情格外多,连娱乐版也充满死亡的气味。

风趣又有个性的Anthony Bourdain(安东尼波登)两个月前突然自杀,大家心情尚未平复,又传出香港歌手卢凯彤也是自己主动结束生命。波登上吊,卢凯彤跳楼,选择的方法都非常决绝,都是受精神疾病所困扰。

身边有些人表示百思不解,为什么生活看似如常,五分钟还上网,也还刚约朋友见面,怎会做得走得如此不留半分余地,而且悄然无息,毫无预警。

没有切身感受的人,真的难以理解。不是强说愁也不是怯弱,是病了,只是表面上看不出来。有苦难言,真正煎熬呀。

面对死亡,无论是自然或非自然,无论死者年纪大或不大,始终没法真正做好心理准备的。

看到73岁的法国一代名厨Joel Robuchon(侯布雄)病逝,也很唏嘘,想起1月时另一名影响深远的法国名厨Paul Bocuse(保罗博古斯)已辞世,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经典的时代大概留也留不住了。

日剧里有趣的爷爷津川雅彦也因心衰于8月4日去世,享年78岁,让我又忆起2月演戏演到人生最后一刻的大杉涟。

我们需要更多欢乐

现在的我有时连社交媒体平台都不太想去看,看得愈多只会愈心烦。

偶然浏览,没想到又看到新闻,《夸世代》的可爱少爷余德丞踢球踢一半昏迷不醒,才28岁而且活蹦乱跳的,怎会这样……

我们需要更多欢乐。不是逃避,是慰藉。

我最喜欢的Jon Stewart(强史都华)自从不当主持人,就一直留着大胡子偶尔乱入夜间节目,一副急迫救国的热血中年的模样。唉,美国的状况,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前阵子看到山田孝之的日本片《50次初吻》,忆起了原版男主角Adam Sandler(亚当桑德勒),突然想到许久没看什么可以让我笑得很开怀的好莱坞喜剧了。还有我喜欢的Steve Carell(史提夫卡里尔),演的戏似乎也愈来愈严肃。

这个时代的确让人有点笑不出来。无怪乎现在连超能英雄也身负搞笑之重任,但要打坏蛋又要拯救世人还要轻松搞笑,未免太勉强。

华人演艺圈少笑匠

华人演艺圈真正称得上笑匠的,更少。

周星驰许久未见,这位人人口中的势利鬼抢钱怪,出现时总是衣着朴实,连头发也不染,比普通人更普通人,好像恨不得隐居深山远离尘世。

喜剧天才都似世外高人或怪人,最惨的是没有一个看起来是快乐的,个个强颜欢笑,害我被逗笑也有点不好意思,好像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周星驰已无心或无力恋栈,还好香港还有黄子华。

苦熬多年,在偌大的红馆开26场栋笃笑,他当真是奇迹。每场感谢某些人,有陪他共苦让他见面时难抑激动眼泪的林祖辉,也有悄悄为他的庆功宴付钱的刘青云,更有在他还是非常“霉”的小人物时对他亲切鼓励的周润发……曾经给过他有一点点温暖的人,事无大小,他都铭记于心。

子华神的笑话向来沉重,最厉害的喜剧之王本来就是苦中寻找素材,从卓别林开始,控诉社会的喜剧传统延续至今日。

子华神最后的栋笃笑,是他献予香港的情书吧。为市民发声,嬉笑嘲讽,鼓舞士气,他甚至在十年之后毫无畏惧地重提陈冠希事件说了有逻辑的公道话。据说,他最后以黄霑的话作结——“为真小人争取社会地位,不肯让伪君子们霸占了整个世界”。

子华神在巅峰时结束了他的栋笃笑生涯,我感觉这个世界似乎阴暗了一点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中坚道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