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瑱玲:一喜一悲

第二次在专栏写陈奕迅(Eason),不能不写,不能不赞。

上一次写陈奕迅,是他去年12月在本地办“Eason says C'mon in~Tour”演唱会,当时他在演出结束后与媒体见面,尽管累了,仍打起精神开心受访,畅聊半小时,非常敬业,也非常亲切。

那时Eason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他的谦谦有礼。他一踏入采访室,就与七个记者一一握手问好,整个访问过程有说有笑,没有流露倦意。访问结束后,他开心地跟我们大合照,还交代我们如果把照片po上IG,一定要tag他。离开前,他又再次跟我们一一握手道谢。

敬业地完成每个访问

两周前到香港采访Eason的记者会,对他的印象再次加分。记者会下午2点开始,之后是各地区媒体的连串访问。新马媒体被安排在最后一组,轮到我的专访时,已经是傍晚6点,而等到马来西亚的同行完成最后一个访问时,已经快8点了。

六个小时下来,Eason不知道说了多少话,重复回答了多少个问题,但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容。我的专访,他回答每一个问题都很仔细,很认真,没有想快点结束工作的马虎和敷衍。

所有的访问结束后,他与新马四名记者一一合照,还主动提议以窗外的夜景为背景。拍完照,以为他一定累坏了,要赶紧收工,没想到他竟然开始跟我们聊天,还跟我们说“辛苦了”。

我们只是等待都觉得累,何况他一直在做访问,应该是我们跟他说“辛苦了”。而他那么敬业地完成每一个访问,竟然还自责总是说太多,结果好像反而没有好好地回答问题。

我想跟Eason说:你已经很棒了。

离开时,Eason不忘与我们一一握手道谢。他双手紧握我的手,眼神和微笑中的诚意,让我的疲累和之前赶截稿的紧张,一扫而空。我跟他说:“每一次见你,都很开心。”他立即回说:“谢谢你,这是最大的赞美。”

卢凯彤说走就走

每一次见Eason,都是开心的。但现在想起这次与Eason的见面,也夹着一丝悲伤。

Eason的记者会是在8月3日举行,那一天,我见到卢凯彤,就在记者会现场。当时多位环球音乐的歌手齐聚,工作人员为我们一一介绍,我还跟卢凯彤说:“我们在新加坡见过。”她微笑回说:“对啊,我就觉得你面善。”

那一天,她的气色很不错,只是很纤瘦。我们说她太瘦了,她笑回:“我会积极地吃,多长一点肉。”边说还边用手指戳脸颊。

没想到两天后,就看到她坠楼的消息。才见过的人,而且明明看起来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真的很令人心痛和不舍。

我访过卢凯彤,也看过她在本地的演出,喜欢她谈话时的亲切和直率,也喜欢她舞台上的热情和随性。她2011年发行的《掀起》专辑,我非常喜欢,当年在报章分享我的年度五张最爱专辑,就把《掀起》列在其中。

这张专辑摆在我的书架上,我想我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再拿出来听。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