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好戏下来,苍蝇变“凤凰”?

本周影评

《一出好戏》讲的是黄渤与王宝强(等人)流落荒岛的故事──要不把片名改为《岛冏》(两人曾合作《泰冏》)?而如此口语化的片名,加上开场前20分钟的处理(若不考虑两个特效场面),令人以为这出黄渤演而优则导的首作是类似早期冯小刚导技还未开窍时的《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等不时透出下里巴人味儿的庶民讽刺狂想剧。

看完全片,非耶!不若王宝强的《大闹天竺》、黎明的《抢红》、黄磊的《麻烦家族》等“行货”级导演首作,黄渤野心爆棚,想在“小”格局中拍出大“智慧”,试图把一出荒岛求生、权斗戏上升成人类文明史的缩影、性恶性善的思辨。外行可以看其商业计算的热闹,内行(或喜欢脑洞大开者)可以推演解构片中象征符号网的门道。

如同《苍蝇王》的倒错版

影片的设定如同小说改编电影《苍蝇王》(Lord of the Flies)的倒错版。《苍》《一》两片讲的都是流落荒岛的一群人在求生中逐渐组织起来,结党争权。可《苍》的那群小孩行事却如成人般的狠辣,而《一》的成人行事作风偏是难脱孩子气。《苍》片里野蛮派的孩子追杀温和派的孩子,如《大逃杀》(Battle Royale)般的惨烈;《一》片却有其童话寓言味,动点粗还好但不能有血腥,或许因为黄渤得确保影片老少咸宜──如片中某个阶段的首领对于可能破坏其领导地位的人,得大费周章布局让大家误以为他是疯子,而放过原本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谋杀他(推下山崖?)的机会。

《一》片的故事设定是陨石撞击地球,掀起大海啸,把一家公司里的一群搭乘水陆两栖游览车进行“团建”(新加坡叫“retreat”)的老总、职员冲到遙远的荒岛上。这群人当中,除了张总、大小职员,还有两栖车司机小王。大伙无从知晓原来的世界是否还在,还是说他们是全人类当中的幸存者。

于是,原社会中的从属关系崩解,在未来百余日的求生过程当中,这个袖珍社会从零开始逐步重组,从为求温饱而屈服于有相关野外求生技能及孔武有力的司机的指挥,过渡到“失势”的老总发现新资源(一艘翻覆的大船及里头的一切)并以船上找到的扑克牌建立“货币体系”而另立山头;再来是两个原本无权无势的小职员马进、小兴异军突起,先挑拨前述两派权斗,然后通过小兴的电机技能修好发电机,用强力探照灯加马进的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说,打造出神迹般的视觉和思想感召力量,把大家团结在他们的领导下……

现实体制可对号入座

从情节推展到视觉、空间符号(如山洞及翻覆的船),都让一些网友将现实中的体制对号入座,讨论得不亦乐乎──如小王的领导方式如同原始部落、奴隶制度、独裁统治;张总的自然是资本主义(尤其张总后来又多发扑克牌,如同在搞量化宽松,导致通膨……);马进和小兴的像是宗教感召,也有人联想到工业革命,又或是共产主义(但又另有不同见解,认为小王的体制更像共产主义──其实这两个“体制”或许是共产主义铜板的两面)。

而在政治、经济、社会、历史隐喻之外,还有对戏里30个角色,尤其是约10个主要角色的心理刻划──把他们放在极端环境的设定下,他们会因自己的个性、爱欲、野心,做何反应?他们之间的互动又会把这一群人的命运导向何方?影片动用包括黄渤在内的七名编剧,是不是“人多口杂”,硬塞了一大堆东西进去134分钟的电影?还是每个编剧各抓一两个角色,在编剧阶段就已在搞纸上即兴角色扮演?

或许黄渤的导演功力只能算是精致工整,不负电影的商业目的(在中国上映不到10天,票房就破人民币10亿);或许《一》片太饱满,太多细节,看得有点消化不良,又到处仿佛似曾相识──可它至少不是让你看了、笑了、哭了之后,脑袋空空地离开戏院的那种。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