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尧:我的歌手梦

小学时,生活的娱乐只有电视,当家里大人借各种理由霸着看新闻看连续剧,我发明了一项只有我懂得的娱乐。

躺在床上,听卡带随身听,那时播放的应该是许茹芸或张惠妹,闭上眼,想象自己是站在舞台上演唱的歌手,一首接一首,偶尔说一两句串场词:“把手借给我!”“一起唱!”,在自己的房间里,我好像真的成了一名巨星,唱完一首歌时,内心还会很激动。

我敢说,10个从小爱听流行歌曲的人中,有9个都有过类似的娱乐或歌手梦,我一度真心希望有朝一日能在台北的大安森林公园开演唱会(当时没有台北小巨蛋)。

梦再大也不比现实够力,毕竟还是一个求学的孩子。歌手梦再次燃起是在我到新加坡之后,17岁那年,电视歌唱比赛正红,音乐学校如雨后春笋出现,我和朋友也跑去常光顾的民歌餐厅附属音乐学校学唱歌。

当时我告诉自己,先成为一名驻唱歌手,再去参加比赛,哪天被发掘签约就能成为歌手了!

学不会的《分手快乐》

那时的歌唱课,每个人先要练唱必选曲——梁静茹《分手快乐》,毕业了才开始选唱自己喜欢的歌。一周又一周过去了,同班的同学个个毕业,只剩我还在很不快乐地唱“分手快乐”。为了加强歌唱技巧,还一个人在比较便宜的中午时段跑去唱K。

我意识到唱歌真的不简单,音感、音准、音色、情绪掌控……这跟我小时候躺在床上开演唱会是两码子事。

直到某一晚,妈妈气冲冲地跑进房里,手拿我报名歌唱课的收据,质问我为什么背着她偷花钱?而且那年我得考O水准,不好好读书,去学什么唱歌……

当时妈妈真的气哭了,她大老远来新加坡陪儿子读书考试,那几年家里拮据,儿子不用功还偷花钱学唱歌!我被骂到羞愧地默默流泪,想着几百块钱还学不会一首《分手快乐》,是时候跟这个梦想分手了。

过后我就变回了一名普通的中学生,为大考冲刺。再之后更没想过要当歌手,毕竟人长大也比较实际了。

实际这两字多沉重,人生路上你为它放下多少梦想?有些是不得已,有些是真的不适合(例如我)。如今你长大了,有哪些梦想是被你尘封起来甚至丢掉的?你还有勇气捡起来好好审视它吗?

“广播歌王”圆唱歌梦

也许你也曾在房间里开过演唱会,在歌唱学校争取上台表演的机会,甚至参加比赛抱着让大家听到你声音的梦想,但因为“实际”,你和那个爱唱歌的自己分手,成为一名上班族,走进平淡稳定的生活,也许幸福,也许还觉得生命依然少了些什么,没给那个爱唱歌的你一个交代。

UFM100.3“广播歌王”活动在寻找爱唱会唱的你。而且我们不看你的背景外貌年龄,只听你的歌声,一个回到最纯粹的歌唱比赛。详情可到ufm1003.sg查询。

再给爱唱歌的自己一个做梦的机会。

(作者是UFM100.3 DJ)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