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筠:忆访金庸

时间,是一把无情的杀猪刀?

我中二时,就把金庸的所有武侠小说都看完了。零用钱不多,书都是向同学的姐姐或哥哥借的。中四毕业那年,我到大众书局打假期工,结果把赚来的钱通通还给大众,买齐了金庸的武侠小说,打算将来老的时候,可以重阅。

面对面,目睹英雄老去

1997年,金庸来本地担任国际大专辩论会的评判,当时副刊主管听说我看完他的小说,就派我去采访金大侠。当时的同事钟雁龄原来也是铁粉,我俩就在一个早晨,杀到金庸下榻的五星级酒店。他应门时睡眼惺忪,不知是他记错,还是协调人讲错时间。他要我们给他一点时间,门再打开时,他已把头发梳得整齐,还西装笔挺。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