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影评 一灵不昧路迢迢

记得法国作家Henri Charriere(亨利查理叶)在他享誉全球的黑狱回忆录《恶魔岛》(Papillon;一译《巴比龙》)中有几段超乎常理的记述。据说他在长年隔离监禁的岁月里,忍受了一般人熬不过去的痛苦;为了脱离痛苦,他竟然独自摸索出仿佛灵魂出窍的方法,得以在静默中经常“神游物外”,逍遥于浩瀚星空或者远方的海岛名都之类。他最终靠此保持了神智正常。

无独有偶,2015年的法语动画片《幽灵男孩》(Phantom Boy)也涉及活生生的人魂魄暂时离体的现象。不过,在后者,灵魂飘游不只是缘于个人的痛苦,而亦是为了解救别人。

2D童趣

《幽》由Jean-Loup Feliciol(i让-卢普·费利乔利)及Alain Gagnol(阿兰嘎诺尔)执导,票房收益仅3万多美元,大部分读者没听说过一点都不奇怪。然而,这并不是一部烂片。

它节奏明快,情节步步引人追看,对白充满巧智及幽默,由保加利亚交响乐队SIF309演奏的优雅配乐也很能带动气氛。其轻简质朴的2D动画画风,在今日虽然未必尽为人爱,但与《丁丁历险记》(The Adventures of Tintin)的旧时法式或比利时式动漫格调韵味相通。我们看本片跳脱主流坑道,吟唱不一样的腔调又有何不可?

《幽》的故事发生在纽约市,剧中身染重疾的小男孩里欧能够随意离魂,远游观物。因为偶然的机缘,他帮助一位不良于行的警探破案,捣毁威胁全市的歹徒阴谋。

纵观全剧,故事和人物直来直往,阴谋本身更是简单得过分。一伙罪犯全都有点傻气,容易被耍得团团转;主谋的举止则是过于戏剧性,有时还有点绅士精神——总之,都没陷入过度黑暗暴虐的深渊。换言之,《幽》的警匪对决还停留在1950至70年代欧美动漫那种普遍的温和稚气。这对于我们当前恐怖袭击无处不有、暴戾习惯度早已爆表的后伊斯兰国时代,纯粹是时空错位。本片结尾无理乐观,老实说也不是被生活打磨得太久的安娣安哥所能接受的。

所以,我们只能说《幽》在本质上已完全调到配合儿童观众的程度……但大人陪看,倒还不至于觉得无趣。

英雄岂在异能

为什么呢?因为《幽》暗地里其实称得上是人情练达,并且懂得力避浅陋的一泻无遗,首尾俱全。故此它在铺述其现代都市童话的同时,至少还保住了一定的成熟度与蕴藉。里欧在食堂面对警探的提问,为何顾左右而言他?探长打电话报喜之后,为何痛哭着狂扫桌面?小孩无法深究,但大人就会明白。

《幽》的片名和能力设定令人想起2000年代大受欢迎的美国电视卡通系列《幻影丹尼》(Danny Phantom)。少年丹尼能够随时自我幽灵化,比里欧更加契合“幽灵男孩”的称号。然而,《幻影丹尼》属于典型的超级英雄救世剧,总是要我们惊艳于丹尼厉害无比且一再升级的能力,以及他一个比一个难搞的对手,一次比一次惊险曲折的危机。

《幽》则不然。其主角的能力不如丹尼的精彩多样,所受的限制大得多,人也病弱无助,远远不及丹尼强悍——但里欧的特异能力始终不是真正的重点。离魂传讯一直都只是彰显人格的媒介,在在透现着里欧的善良与勇敢。女主角一度说得很直白:里欧之所以是英雄,不在于他的超常异能,而在于他不惜为别人自我牺牲的仁善与义勇之心。且看我们周遭的狮城孩童,有多少终日埋首于以自我为中心的封闭式小宇宙,不懂得抬起头来留意周围其他人(包括父母)的需要,想想自己当下该做些什么!他们虽然不知道,里欧却正是他们急需的小模范。

在现今超级英雄泛滥的电影世界,特效声色和幻想中的超先进科技抢夺了观众的注意力,我们何时才会停止舍本逐末呢?所幸洗尽铅华者,尚存一二。像《幽灵男孩》这样回归赤裸裸的临难抉择,回归所谓“英雄”的真精神与道德根基,立意可稍挽时弊。我们切不可嗤之为毫无重量的一缕虚灵。

《幽灵男孩》将于12月上映,详情见: https://theprojector.sg/filmsandevents/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