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影评 岩井俊二偏执上瘾

岩井俊二(右)是个一直选择活在青春期里的人。(互联网)

觉得岩井俊二是个充满执念和“自恋”的导演,他对“青春”消逝有近病态的偏拗,以及人生种种错过与失去的眷念,通过“书信”这个浪漫媒介桥搭。

在导演的世界里,现实与电影是平行消长的,并在细节上贯彻他的创作理念。他的电影镜头,有着日本文艺片惯有的偏暗色调,冷静而克制。

他是个很擅长捕捉细腻情感和微观心态变化的电影人。也是个一直选择活在青春期里的人。然后,他自己也承认了。

  1)情书

有记者问他为什么总爱拍青春题材时,他微微笑说:“可能我还在青春期吧。”而错过与失去,本来就是冉冉青春永远的命题。

岩井的每一部作品几乎都在叙说年少、暗恋和无以投靠的爱,以及那些回不去却依然美好或残酷的青春时光。从《情书》《花与爱丽丝》《四月物语》《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和《梦旅人》,几乎所有故事都与青春有关,《你好,之华》虽然有已经铜臭的陈可辛掺一脚担任监制,但岩井还是没放掉他最爱的青春议题。

《你好,之华》的英文名叫“Last Letter”,有意无意遥祭呼应23年前《情书》的“Love Letter”。《你》的海报正延续了他一向的创作理念——喜欢向自己过往作品致敬。虽然,岩井曾在访问中透露,《情》的架构其实源自奇洛斯基1991年的经典《两生花》(The Double Life Of Veronique)。

两部电影放一起,《情》里中山美穗雪地仰天喊着“你好吗?”“我很好。”,与《你》里周迅微微上扬的轮廓呼应;《你》里头,之南的儿子晨晨,悄悄给过世的母亲写信:“妈妈你好吗?我很好。”亦低调致敬了自己的前作《情》的经典对白。

当年两个同名男女藤井树,今天一对被误认的姐妹花。

岩井在《你》中捡回了《情》的书信元素,角色们仍与“逝者”书信往来,从而揭示了学生时代的纯爱,当年《情》诗意的悬笔,在《你》中接了地气,相信在陈可辛的协助下,岩井找到了跨国界的共通连结点,尝试在中国大连这个雅皮城市,搭建《情》的日式气质悲情小调。

以书信为切入,导演倒没太大野心:“我自己已经很久没写过信了……但正是因为这样,才把其作为电影主题拍出来。就是想在大家匆忙的人生里,满档的日常中,以这种并不太方便的方式(写信)作为主题拍成电影,仅此而已。”

虽然《你》的故事发生在中国,但仍算是一部非常“岩井俊二”的作品,镜头、色调、剪辑、服装、音乐,还是能看出岩井鲜明的个人风格。

电影音乐一向是岩井电影的亮点,而他次次都坚持掌握用音乐叙事说情的自主权,让整个观影经历更具完整性。

  2)生死

除了青春,《你》也触及生死等大命题。追究生死,感悟离逝,也是岩井通过电影展现的执念。像在《情》里女藤井树面对父亲逝去的愕然及无所适从,刻画博子对爱人逝去的耿耿于怀,到最后的接受与坦然面对生死。

《你》里,岩井对于生死的感悟,则转移到了晨晨身上。晨晨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面对妈妈离世,起初并没无深刻体会,他只是隐约觉得妈妈不在了,直到奶奶突然受伤住院,发现麻雀僵硬冻死一角,他才开始开始明白“死”的不可逆转,而所谓的逝世,即是永别。

小小年纪的他无法接受事实,选择“离家出走”来逃避,直至之华的陪伴让他终于崩溃决堤,才终于宣泄了伤感,坦然接受了妈妈逝去的事实以及这个世间的生老病死。他也仿佛一夜间长大。

死亡,这也是岩井一直在学习的事,借着电影投射,逼让自己直视死亡的原型面貌,也带观众一起去思考和感悟。

  3)逻辑

《你》的节奏还是“很岩井”,善用不批判不说教的手法,娓娓阐述“人生总有遗憾”的真相,让观者学着与“错过”和解。

不过如果说电影的不足,觉得是人物过多,枝节琐碎,贪心地要把电影篇幅填满。相较《情》雪地留白的诗意美,《你》的一些情节铺排,则稍显刻意和牵强,一些人物关系也交代不清,大大影响了电影的感动度。

看到大牌演员名单,再看完电影,就觉得电影很大部分是出自陈可辛的手笔,而我也很任性地,把“感动不足”的罪,都算在已经对商业电影老谋深算的陈导身上。

还好,在岩井的计划里,这部电影还会有一个日本版本。很好奇,观众可以在一样的故事里,体味两地文化、生活及审美上的哪些细节差异?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