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创新求精又名“痴狂”

本周影评

我这两年观赏了好几部跟日本绘画大师葛饰北斋有关的纪录片,以为“北斋”这个题材应该已经拍到精元枯槁,再也没有什么看头了,谁料到最近又看到一部新的纪录片,是大英博物馆2017年呈献的《葛饰北斋:为画痴狂》(Hokusai : Old Man Crazy to Paint)。有些好奇的读者不免要问北斋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值得大家一拍再拍?

江户时代的日本画家葛饰北斋(1760-1849),不仅画作一纸出街,满城追购,他对于欧洲艺术界也影响深广。他最有名的作品是《富岳三十六景》,今天看来,惊觉构想和画法都溢满某种现代感,涌动于其中的活泼创意,显然绝非传统所设下的框框所能限制。风靡全球数十年的日本动漫与北斋更是颇有渊源,因为“漫画”这个词正是始于这位千古画圣的《北斋漫画》,虽然这本经典画集里姿态万千的小图像,跟现代意义上的“漫画”,在本质上不尽相同。

专家的热泪

毋庸讳言,英国人拍摄的《为画痴狂》是相当老派的纪录片,稳扎稳打,丝毫不倚赖任何炫人耳目的肤浅花招。它胜在内容十分充实,绝不沉闷。一般观众如果对传统浮世绘,甚至对绘画艺术本身自认一无所知,也不必望而却步。因为只要对视觉美怀有些许最基本的感觉,任何人都能在《为画痴狂》中看出无穷的兴味。

《为画痴狂》悠然展列大师多幅极为精彩的作品,穿插了令人拍案的生平轶事与画家自述,再加上专家们既直白又精炼的评述,旁及必须点出的社会文化大背景,从方方面面深入浅出,完全做到易懂易赏。

单单一件件画作摆出来,以高清镜头注视一鳞一羽的细节,都足以让观众觉得有如孙行者尽演七十二变,或者南宋诗人杨万里所言“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画面如此美不胜收,称之为“帝王级”的难得享受亦不为过。片中的专家针对长期被世人“误看”误解的富士山版画,找出了秘藏的早期版本,为我们解释个中玄机,就特别令人产生想大呼“原来如此!”的冲动。

《为画痴狂》专家说到最后,甚至一度情不自禁哽咽起来。北斋不仅活着的时候热情如火,他热情的遗迹在两百年后还能感动及启迪后人,我们就知道北斋被称作“大师”绝对不简单。

四十九年无一法可说

《为画痴狂》勾勒北斋波澜起伏的一生,观众不难为他一生遭遇的得失与不幸而感到惋惜。但他在人生苦难的试炼中始终保持“艺海无涯不停舟”的艺术家本色,才是贯穿本片的一团光明。

北斋晚年所绘的黑龙出山图,凝重而不失生气,跟他早期高度商业化的艺伎特写相比,不等专家介绍我们都能领略到当中别有一番境地。等到专家娓娓道来,说出我们心里感觉得到但又表达不出来的妙处,我们只能益发佩服画狂老人(北斋晚年自号)的艺高胆大及努力不懈。

大师画了70年,前后有3万多幅作品,临终前还真诚地感叹要多活五年,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画家”,我们这些在各自领域中经常犯懒并又狂妄的后人如何能不肃然起敬?如何能不深感惭愧?当然,这一番浩叹似有所谓“佛陀说法四十九年,实无一法可说。”空无所执的自然禅趣,不在话下。

如果像葛饰北斋这样一生追求创新与突破,还被冠以“痴狂”之称,那无疑是一种纯洁可爱的“失常”。我很愿意这么痴这么狂,也愿大家相随,让这个世界少一点全无必要的权术心机和无耻龌龊,多几分自由美丽,一洗漫天乌烟瘴气,山高海阔。

《葛饰北斋:为画痴狂》明年1月将在本地上映,详情可上网查询 theprojector.sg/filmsandevents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