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健雅美得 平静自信

蔡健雅:我们须要学会接受不是自己想象的结果。

字体大小:

再见蔡健雅,她还是很美,不过是另一种美,平静,自信。

两年前访问蔡健雅,沐浴爱河的她,幸福洋溢,风骚美丽。恋爱的女人最美,是当时对她的最佳形容。

上周在北京再见蔡健雅,她还是很美,不过是另一种美,平静,自信。

去年年底与法国籍男友二度分手,问她现在的感情状况,她微微笑,说:“这个不回复了,就自己开心。”但问及对爱情是否仍期待,她直言:“每个人都需要爱,我也需要爱。”

但愿他们记得

新专辑《我要给世界最悠长的湿吻》,是蔡健雅沉淀三年的作品。谈到过去三年的生活,她笑言:“我就是去法国做甜点,没做别的。我非常享受这整个过程。每年去法国三个月学做甜点,今年是去学做面包,回家后就烤甜点,跟同学去找甜点,没有在做音乐,就是在过生活。”

她透露:“我也会寻找一些美容的新产品,然后很兴奋地跟化妆师分享一些皮肤保养、下巴保养,有的没的东西,是你们不会想象我做的事情,哈哈!”

新专辑首波主打《遗书》,蔡健雅悠悠地唱着:“我曾爱过的ooh都爱过了,曾看不开的,或许不一定都要释怀,我也认真过了,付出多过获得,但愿他们记得,感动的每一刻……”这是她这三年的生活感悟,是她和自己的心灵对话。

她形容之前的自己,“有一些些灰,一些些模糊,一些些不快乐,一直在付出和给予。我看到的世界都是这样,甚至在新闻上看到的也是,都是灰的,黑的。”

她叹说:“这个世界已经变成常常批判、下结论,对于不认识的,不了解的,很多时候第一个反应都是负面的。现在社交媒体也是以攻击为主,很多人都在不开心的状态,我也受到影响。”

但慢慢地,她发现,如果把所有声音关掉,一切就很平静,可以再次跟自己对话。

重新认识自己

与自己对话的过程,她找到一个叫“蔡健雅”的小女孩。

她说:“我不知道我身体里住着怎样的蔡健雅,这三年我在重新认识自己,后来我认识一个天真、可爱、幼稚的蔡健雅,她像个小女孩,一个以前自己一直保护的小女孩。我以前不让这个小女孩出来玩,一直很严肃,觉得要很坚强,有一个盔甲,但也不晓得我在保护什么,可能只是怕受伤,怕被抛弃,怕自己不够重要,所以先把自己保护起来。”

认识这个可爱的蔡健雅之后,她才知道所有的保护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起床,我要做什么?我要吃甜点,那就去找甜点,去买一堆甜点,全部吃掉,去做疯狂的事情。”

曾经有过抑郁症

《遗书》这首歌,也是她经历生离死别,累积许多情绪之后,写下的。她感慨:“我这几年看到因为抑郁症而选择离开我们的朋友,对我是很大的打击,我也曾经有过抑郁症,所以特别心疼。我知道魔鬼战胜他们,我花很多个夜晚跟这个魔鬼对话,我没有说我战胜它,但我知道怎么把这些声音盖住。”

有一个夜晚,她感到非常崩溃,只想把情绪都写下来。“开始写的时候也不知道会写什么,写着写着,我发现,我该爱的都爱过,该痛的也痛过,但我活过来了,我认真过了。在某一方面,《遗书》是向很多音乐人致敬的歌,他们写下很多歌,把人生放在音乐里,我想告诉他们,就算你离开,你的人生没有白费,你留下这些歌给大家。”

蔡健雅形容写《遗书》的过程,是摧毁重建。“回顾自己的人生,我发现自己做得不错,我可以放下该放下的,我可以往前走,我可以重新选择另一个自己。这是找到平静的一首歌,是对人生感恩的一首歌。”

回首过去,她没有遗憾,也因为没有遗憾,才写《遗书》。“这首歌就是跟自己过得去。一些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结果,但这就是你的人生,不完美也是你的一部分。我们须要学会接受不是自己想象的结果,只有这样,才能自如地往前走。不要把不好的想成不好,它只是不如你预期。”

说着这番感悟的蔡健雅,脸上泛起一抹微笑,淡然又自若。我脑海里也浮现她悠悠的歌声,“确定没留下任何遗憾,没有任何的不安,跟未知对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