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遇猥亵按摩师 By2 Yumi 警局过冬至

本地双胞胎女子团体By2成员Yumi上个月在社媒自爆在按摩时遇到色狼,但未详细说明细节。她前天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首度叙述被性骚扰经过以及报案后目睹公安抓人。

在北京按摩衰遇猥亵男技师,By2妹妹Yumi冬至在公安局过,从做笔录到目睹公安现场上铐抓人,全程耗近10小时,至今仍心有余悸。

事发两天后报案

新加坡双胞胎女子团体By2由姐姐Miko(白纬芬)与妹妹Yumi(白纬玲)组成,Yumi上个月在社交媒体自爆去按摩时遇到色狼,但未详细说明细节,仅透露事发两天后决定去报案。

前天为了zaobao.sg网络音乐节目《创新声》回新,并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Yumi首度叙述被性骚扰经过,透露与男技师单独在一间房,对方一度对着她猥亵,她为了不想把事情闹大,原本想说算了,“不过身边人都说太夸张了,差点是强奸的程度……我觉得女生在外自己要小心,要保护自己。”同时想借由此事呼吁女生若遇到相同事件,不要选择忍气吞声。

事发后两天睡不好

Yumi说,事发地点位于北京她常光顾的一家按摩场所,当时男技师向她自荐,说女技师都没空,累瘫的她没多想就接受。

没想到,男技师期间对着她猥亵,事后友人问她为何不反抗、飞踢男技师,她无奈回应:“我做精油按摩,怎么飞踢?况且我一个女生怎么自己对付一个男的?若他把门上锁怎么办?”

她当下隐忍,说想立马结束按摩疗程,不过对方却很坚持继续;之后,她问友人按摩是否有遇到不对劲,友人知道她的遭遇之后,都鼓励她去报案。

那次事件之后,Yumi出差去,事发后两天都睡不好,于是托朋友去报案,之后返京才到公安局补做笔录。

她说:“我们在公安局过冬至,姐姐和经纪人也一起去,一路做笔录,也没吃饭。公安当天去抓人,还上手铐,很可怕,这样的情节在电影看多了,没想到第一次目睹这个画面,还是被吓到,心都慌了。”

由于公安在逮捕过程需要她认人,所以抓人时她必须在现场,并指从做笔录至现场抓人全程耗了约10小时,至今想想仍心有余悸。

她也坦言,猥亵事件让她留下阴影,按摩不再敢用男技师。

视许环良为贵人之一

在迎接2019年的前几天,By2在微博总结2018年时提到过去一年遇贵人相助,有的是圈外朋友,也有的是圈内人,当中包括本地资深音乐人许环良。

许环良当年发掘By2,可谓两人的恩师,多年来双方保持非常好的关系,虽然各有各忙,见面次数不是很多,但断断续续有联系,By2也一直视许环良为贵人。

谈到许环良给予她们最大的帮助?Yumi说:“音乐这块吧,他非常坚信我们,不放弃我们,是我们最感动的。这十年来,遇到想放弃我们或放弃我们的人……”

By2表示,多年来经历了演艺事业的高高低低,“高低起伏都有,没有确切的一个时段。经历低潮时,要懂得让自己沉寂下来,很多人希望能很快达到目标,但走得太快,会错过最重要的阶段。”

去年入行十年,问她们会如何总结这十年的成绩单?Miko表示:“我们只是走在前50页,还有几百页要走,十年后的心态归零。”Yumi也指,她们所追求是无止境的,最终目标是办世界巡回演唱会。

By2去年成立工作室

现年27岁的By2姐妹去年悄悄成立工作室,两人说,过去限制多,见家人的机会很少,如今自立门户创业,能自己掌控时间。

20190109_showbiz_by2_Large.jpg
By2透露有经营副业的想法。(陈渊庄摄)

Miko说,现在凡事都由自己做决定,包括音乐创作和建立团队,坦言这对By2是蛮大的挑战。“之前作为表演者,现在多了一个身份,包括在音乐制作、影视等,想要完成的东西挺多的,之后可能会做一些投资,让自己更全面,不仅仅是一个表演者而已。”

如今有了自主权,她们最希望能有多些时间陪家人,透露在国外工作时,偶尔也会将妈妈带着身边。不过,Yumi也指,跟姐姐往往向家里报喜不报忧,不希望让家人操心,而姐妹俩是彼此最大的依靠,遇到难题会互相倾诉。

除了成立工作室,By2约两年前也成立自家服饰品牌“Girl Gang”,她们透露,对很多东西感到好奇且有兴趣,有经营其他副业的想法,待时机成熟会再公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