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影评 《尸杀片场》 笑喷热血“假烂片”

《尸杀片场》制作成本3万多新元,日本票房却狂收近4000万新元。(宣传海报/互联网)

本周影评

已经很久没看电影看得那么过瘾,是近期看过最棒的“神片”。

完场后,偌大无人的电影厅,忍不住站起来鼓掌叫好,朋友的腿只差没有被我拍烂。

之前看过那些《尸杀列车》(Train to Busan)、《尸杀帝国》(Rampant)、《末日之战》(World War Z)、《尸杀军营》(Zombiepura)等等等煞有介事的卖座不卖座丧尸片,全部逊掉,统统靠边。

《尸杀片场》(One Cut of The Dead)是近期看过最棒的B Cult片,应该说是近期看过最棒的电影。导演3万多新元成本的小制作,狂收31亿日元(约3843万新元),多少复制1999年美国独立电影《死亡习作》(Blair Witch Project)当年5万多新元制作,全球海捞2亿新元票房的小兵立大功经典例子。

布局架构缜密 看似胡闹其实有料

故事源于电视台要创立活尸频道,开台作就是要拍一部自家制作的活尸片,怪鸡喜感的女老板想出一镜到底直播,让观众如临现场。在片中饰演导演的男主角,面试并带领一班杂牌军演员,力求完成这个讲求准绳度高的任务。

开片前37分钟一镜到底的片中片“活尸片”,故事情节莫名其妙杂乱无章上文不接下理,让人看得头上满是问号,间中少不了丧尸B片必有的断肢、斩首、飞头、追逐、狂咬和漫天飞溅喷洒不用钱的血浆。

戏肉,在37分钟“直播活尸烂片”之后才真正开展。制作团队中,为生活弯腰但仍怀着导演热忱的男主角;吹毛求疵的电影系女儿;技痒想拍戏的前演员太太;喝软水会拉肚子的收音师;酗酒失婚走女的活尸大叔;空有形象没有演技的女偶像,还有一直被男摄影师排挤没机会发挥的摄影女助理等等,大家都不是活尸,而是在有生活中各有不为人知经历和心情的血肉小人物。

前面37分钟“烂鬼活尸片”的不合理,也因此被不断在脑中重播,情节也逐一明朗及合理化。

原先37分钟“烂鬼活尸片”觉得不爽又莫名其妙的地方,原来所有漏洞和凸槌,都埋下爆笑位,镜头逐一揭露各方幕后,热忱+热血品出来的补救,不容有失。每个铺排都没浪费,所有疏漏,一一都变成惊喜大发现,每一幕都有故事和谜底,让人对电影成品和幕后制作,有趣味的解画,也拼凑出一幅电影工作者的血泪鸟瞰图。

每个错位都错得精准补得到位,还未完场,就已经很想预留时间再看一次。

笑爆我的肚子,拍断我的手。

素人导演上田慎一郎,利用复杂的故事架构和高超的措置技巧,戏中戏中戏的巧思和布局,将近期已经被人滥拍到痹的活尸片,包装成“假烂片”,效果让人拍案叫绝。

影片画质其实是有够粗糙的,但却因为剧情的合情合理而没被诟病。聪明的导演。人在有限的资源下创作,也更会变通,激发点子和创意。

日片操弄观众最高段

其实,《尸杀片场》导演在欣赏一部两段式舞台剧时的忽发奇想,写下电影故事大纲。他想表达电影制作团队背后的辛酸,特别是资源紧缩,时间迫切下,只能忘我奋战。无论前期工作如何准备充分,制作过程难免遇上一堆突发事故。

片中被活尸演员穷追猛打,被洒狗血喘不过气,或许这也是身兼编剧、导演和剪接的上田慎一郎,无意识的自我投射,既想完成伟大杰作,同时又被制作人和连连状况逼疯。不过,最后大家为达到效果,完成目标,热血得让泪盈眶,又为大家一股傻劲,笑到疯狂。

日本电影人操弄观众情绪的手段,已经高超到变态。

看完电影后,你无从归纳到底是恐惧、惊悚、血腥、搞笑、温情、励志,还是纯粹无厘头。

但当电影完结喊Cut!的一刻,却突然有一种与戏中戏中戏制作团队,同心的感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