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游人:未必是结束而是开始

中坚道

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谁也没料到称霸日本的岚Arashi竟宣布休团。

前辈SMAP卷入管理层权力斗争成了牺牲品,但岚一直是当权的副社长玛莉一派,万千宠爱在一身。况且组合仍如日方中,人气不坠,2020年的东京奥运,预计是Arashi在国际展现实力发光发热的舞台。在这个时间点,突然宣布在2021年单飞不解散,让人感到相当震惊。

Arashi有多红?以前常发生岚的户外大型海报前一大群粉丝们集体下跪膜拜的疯狂现象。岚休团的消息传出,两日之内粉丝俱乐部人数暴增15万,总人数高达255万人,背后主因当然是会员可以优先购得岚正在举行的全日本五大巨蛋巡回演唱会。

日本有大学教授分析,未来两年,岚所缔造的经济效益可高达3259亿296万日元(4亿367万新元),等同于建造五座东京晴空塔的费用。组合休团,将对日本经济造成一年千亿日圆的巨大损失。

听了休团原因,有些感慨。

杰尼斯偶像个个都从少年时失去自己的人生,年近40岁谈恋爱得偷偷摸摸,没办法给女方任何名分,更不要说过正常生活。你当然可以冷酷地说这是获得名利应当付出的代价。但人生从来身不由己的时候多,在懵懵懂懂的年纪入行,大多数人就此走下去,愈红愈无法自主。

队长大野智两度想脱离艺能界,一次因为社长,另一次因为队友和粉丝而压制念头。粉丝眼中的大野队长,既随和又坚持,具备艺术家孤独与不受拘束的特点,喜欢钓鱼,爱画画,和艺术家草间弥生、奈良美智的交情匪浅。他想自由地过活的这种心情,大家不是没法体会的。

在演艺圈是非地不知不觉一待就超过20年,实在是辛苦他了。大野智让我想起同样才华横溢的香取慎吾,离开杰尼斯的香取被打压,在电视上几乎绝迹,他转而在网络发挥才艺,看起来真的快乐很多。近日看他在博客的一系列文章与绘图,虽然抽象又不容易理解,但我想他确实很畅快地在表达自我吧。

SMAP解散,影响后辈

北野武在岚宣布休团后,不畏争议地抒发个人看法说:“岚赢不了SMAP,水平差太远。”又感慨木村拓哉近日过度在综艺节目曝光,直批杰尼斯已沦为一般事务所。SMAP和岚,其实也无所谓比较,两团本来就属于两个不同世代,一个在杰尼斯打江山时艰苦奋战崛起,另一个在偶像辉煌盛世缔造高峰。

摆出事不关己的北野大师说的另一段话,也许不无道理:“SMAP都解散了,岚也要考虑将来的事吧。”

我也同意SMAP的解散,对后辈起着某种刺激作用与影响。但对杰尼斯肯放手,更感意外。

也许心意已决,留不住了吧。87岁的老社长杰尼斯喜多川对岚休团的留言,充满感伤。“20年的努力很了不起。接着的两年希望继续,也许我已经不在了!但是努力两年,我也会很高兴,我会跟随你们的。”老人家怎么都爱把“死”挂嘴边啊,大吉利是。

被称为日本男偶像大本营的杰尼斯事务所,似乎流年不利,从SMAP解散开始,就没什么好事发生。Tokio的山口达因涉嫌强制猥亵罪而退团,关8锦户亮情色丑闻缠身,涩谷昴退团追求音乐梦想,今井翼因病退隐……纷纷扰扰不间断,有粉丝怀疑杰尼斯在涉谷的12层新办公大楼风水不好。

一个天团的结束,也许是各自成员快乐人生的开始。看SMAP,我是这么相信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Arashi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