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追杀自己 惊悚与“笑”果并存

20190321_showbiz_us_Large.jpg
雅德蕾德带两个孩子(图)到海边度假,却被四个家人的分身追杀。

我们 US(NC16)

娱乐性★★★☆

艺术性★★

导演:Jordan Peele(乔登皮尔)

演员:Lupita Nyong'o(露皮塔尼永奥)、Winston Duke(温斯顿杜克)

故事:雅德蕾德(尼永奥饰)与老公和两个孩子回到她小时候住的海滨区,打算度过恬静的夏天,但过去一段难以启口的伤痛,如鬼魅般出现在她眼前。接二连三的怪异巧合相继发生,对于家人即将遭遇不幸的强烈预感,令她的不安飙到临界点。一家四口与友人聚会,儿子突然走失,令雅德蕾德惊慌失措。

找回儿子,结束紧绷的聚会,全家回到度假小屋休息。夜幕降临,雅德蕾德看见令人毛骨悚然的四个神秘人影手牵手站在车道上。雅德蕾德急忙报警,警方迟迟不来,一家四口可否平安度过一夜?

试想,当你照看镜子时,看到的不是自己的正面而是背面,且镜中的“他”又不是鬼怪时,该作何解释?

《我》不是鬼片,却处处流露惊悚味,诡异感与玄妙感交错。其中的残杀画面,诡异笑脸,坏人手里金剪刀的咔嚓声,在寂静中传出的口哨声,分分钟挑战观众的感官。

这部电影是美国黑人导演Jordan Peele(乔登皮尔)执导的第二部长片。乔登皮尔的首部执导作《逃出绝命镇》(Get Out)曾在去年第55届奥斯卡金像奖获“最佳原创剧本”大奖,成为历来第一位获得此奖的黑人导演。

《逃》探讨美国种族与特权议题,《我们》也同样承接社会议题。乔登皮尔介绍新作时表示《我》绝对比《逃》更吓人,片中女主人翁一家四口出现“复制版”,四名长得一模一样的分身突然出现,对他们赶尽杀绝,企图“篡位”。

我们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电影的概念来自于深植人心对分身的恐惧。皮尔编写故事时自问“最不想碰到的大噩梦是什么事”,答案竟是“见到自己”。他受访时说:“我再进一步想,为何见到自己是一件那么可怕的事,才发现没有人真正想面对自己的过错、罪恶与心魔,总想把过错指向别人。”

皮尔认为美国人的通病是只看见别人眼中的刺,却看不见自己眼中有梁木,他说:“从这个国家(指美国)的内部,到这个国家看待世界的方式,总对外来者感到恐惧,这个恐惧涉及层面从恐怖袭击到外来移民。”

片中人物面对的恶人非他人而是“自己”,不乏“自己追杀自己”的暴力场面,令人乍舌。

导演想借此传达给观众的讯息是:我们,就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很多心魔源于自己,不要总是把矛头指向别人。

乔登皮尔曾是喜剧演员,这样的背景也反映在影片里,惊悚与喜剧元素的巧妙融合是他作品的特色之一。

幽默迎接下一波惊吓

对皮尔而言,惊悚与“笑”果是可以并存的,即使人物处于危机状态中,也不忘幽人一默。

皮尔说:“在紧张或恐慌氛围中放入喜剧效果是必要的,可帮助观众缓解紧张情绪,并准备迎接下一个惊吓点。”

所以别担心,看片过程中不会永远处于紧绷状态,惊吓中有笑点,时不时可缓一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我们 US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