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释枪杀案受害者父亲 温升豪拍摄时不去想孩子

在HBO Asia原创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中饰演枪杀案受害者父亲,温升豪透露虽身为人父,拍摄时不愿将孩子和剧情做联想。

10集的《我们与恶的距离》叙述一场戏院枪杀事件发生后,加害者、受害者、律师及媒体等不同的立场和视角。本月24日推出后在网上引起热议,无论剧情、演员和拍摄手法都获好评。

温升豪本月中在香港的发布记者会接受访问时,谈到如何诠释一个走不出伤痛的父亲,“因为剧本非常严谨非常好,所以我表演时只要顺着脉络,也不用过多的诠释,角色就成立了。”

他在戏里的太太(贾静雯饰演)情绪比较外放,迫使他必须收藏起悲伤,表现坚强,“但他的坚强底下是深沉的痛苦,所以我的表演是比较压抑型的。”

因为角色十分沉重,他坦言有几场戏让他陷入抑郁中,“包括失去小孩,参加丧礼,夫妻间的争吵,以及陪着太太面对丧子之痛,都是非常痛苦的,因为太太已经往下沉了,我必须带着她往人生下个阶段走。”

戏中的他因为突然失去孩子而痛苦,现实生活中育有6岁的女儿,温升豪被问及诠释角色是否更感同身受时说:“我不会去联想,因为这个故事太悲伤了。通常我们不会拿亲人和戏剧做联想,对我来说,那太不人道,太不道德了。但因为都是为人父亲,在拍和小孩互动的戏,以及失去小孩的戏时,可以感受到那种痛苦,那是不用演的。”

为了突显角色的憔悴和抑郁,温升豪特意减重,也在造型和服装上下功夫,“拍摄前我跟制作人说我要留胡子,然后请他们准备大一点的衣服,并且选择灰黑色调,来突显角色两年来无法走出伤痛的状态。”

谈到这次合作的演员贾静雯和吴慷仁,温升豪赞他们都是非常好的演员,“我们整个团体都非常好,这部戏的所有人包括演员、导演、灯光等都在水平之上,身为这部戏的一分子,让我觉得非常荣幸。”

徐若瑄希望有“瞬间移动”特异功能

在HBO Asia原创剧《猎梦特工》中拥有“瞬间移动”的能力,徐若瑄希望现实生活中也有这样的特异功能,“如果拍戏有休息时间,希望可以一秒钟就回去陪小孩,再一秒回来。”

她目前在台南拍戏,但表示“我一找到缝隙我就会漂移回台北陪小孩。”思念孩子之心显露无遗。

20190402_showbiz_hbo_Large.jpg
王耀庆(左)在《猎梦特工》因为太爱徐若瑄(中)而想要控制她。(HBO Asia提供)

剧中饰演徐若瑄老公的王耀庆希望有什么特异功能?“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希望我想要的东西,会发出一道光芒,让我知道它在哪里。因为我常常掉东西,所以如果东西会发光,我就容易找回啦。”

王耀庆在剧中因为太爱徐若瑄而想要控制她,徐若瑄坦言无法接受这样的爱,“我婚前就和老公说好,我要继续做我喜欢的工作,但我一定是一个对家庭和孩子负责任的妈妈,我不会自私地为了追求梦想而把大家丢一边,会拿捏和平衡我的工作和家庭,所以时间管理很重要,各方面都要兼顾好。因为我觉得从家庭从孩子从工作,会获得不同的成就感,我的人生才会快乐,少一样都不行。”

所有原创影集可通过HBO Asia旗下频道(星和视界Ch601,Singtel TV Ch420)、HBO Go、HBO随选视讯服务和网络平台观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