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戚玉武:坐南向北

订户

字体大小:

每次回到北京,还是会流一下鼻血才算是入了乡,随了俗,我这个南方人的鼻子,还是不习惯北方干燥的气候。北京干燥的天气,加上这里的食物重盐重辣重油,的确让我有点吃不消。以前在广州,妈说我吃东西多点油都不要,皮肤会干得没点油水,冬天一来,皮肤就会干到裂开,回来北京,的确要搽很多护肤品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反正我也就那样,去了新加坡20年,口味很合适外,变得更加清淡少盐少油。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