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活出自己走的孤单路

字体大小:

中坚道

在YouTube上看谢霆锋今年初到香港Google(谷歌)的完整演讲。

谢霆锋是受邀到香港谷歌演讲的第一人,52分钟全程英语,难不倒8岁移居加拿大的他,主题“热情与革新”,从容幽默地分享观点与人生,演讲水平不逊于知名企业家。

谢霆锋认为网络虽开启世界大门,但大家都该抬起头走出去亲身体验。大众在网上接收太多资讯,不断吸收他人的想法,不自觉地失去自己,这是危险的。当你和所有人一样,那你将不被世界需要。

谢霆锋回首人生:12岁住寄宿学校,14岁到东京受训,16岁进演艺圈工作,从来没有机会和父母建立正常关系。入行前四年,99%被喝倒彩,每天忍受粗言秽语的辱骂,直到2000年才莫名其妙有些改变,他笑说可能有别的攻击新目标出现吧。

最艰难时期不放弃,因为不能,他必须赚钱养家。16岁已要养活自己,20岁开始连妹妹的教育费也得一肩扛,他比大家以为的更认真工作,比谁都拼命。

人生当中从来没有能给他意见和帮助的导师,只能靠着自己的逻辑思维,慢慢摸索。

我一直心疼谢霆锋。第一次见他,他才18岁,脸上的笑意不是喜悦的,cynical的神情,我到现在还记得。我当时只当他是还没长大的受宠孩子,现在才真正明白那个表情隐藏的故事。

有的是韧性而不是任性,再多批评也不被击倒。对现在的香港人而言,弹吉他玩摇滚的谢霆锋唤起过去的美好记忆。

Juno麦浚龙变成真有型

苦尽甘来的谢霆锋,让我想起了香港另一男艺人。现在俨然是拯救香港乐坛和影坛的最后希望——Juno麦浚龙。

有钱是原罪。

Juno 18岁入行,有个富爸爸当靠山注定惹众怒。当舞曲偶像,长相被嫌,歌声被嫌,身份被嫌,大家笑他是毫无才华的二世祖,同年出道当歌手的萧正楠在颁奖礼庆功宴醉呼“邪不能胜正”,被媒体认定指的就是Juno。大众最记得的恐怕是他和陈冠希,还有当时名字还叫钟欣桐之间的爱恨纠葛。

人生奇妙,在于无从臆测。

18年之后,曾经针对他像是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群众,从集体厌恶变成集体追捧,甚至将34岁的他推上神一般的崇高位置。剃光头留大胡子时刻戴着墨镜一袭禅味长袍的他,一派法国影星Jean Reno(尚雷诺)在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Leon: The Professional)的模样,说话两秒吐出一个字,从希望赢得大众喜爱到干脆小众到底,在世人眼中竟从扮有型变成真有型。

Juno和谢安琪合作,把实体专辑搞成像小说,像他口中的“一张电影”,一首歌背后都有千字文案故事,MV甚至比时下拍的很多电影好看。今年大家都在等着看他找金城武、古天乐、梁家辉、刘青云、林俊贤等主演的《风林火山》,筹备四年,拍了142天,至今预告和剧照都是黑白的,神秘之极,酷到爆。

Juno说创作是孤单的,“若不懂得与孤单共处,最好不要当创作人……很多人害怕独处,我却没独处不行。独处才是我能与自己对话反思的时候。”

锦衣玉食的富二代怎么会有如此寂寞,大家也许会纳闷。

听说Juno小学一年级时就被送到加拿大念书,身边只有年长四岁的哥哥,两个小学生相依为命,得自己煮饭洗衣服,甚至走路上学……

世上的很多人与事,并不是你我以为的。成功少有侥幸,成大器者或都走过一段无人能体会的漫长孤单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