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动画电影《狗狗伤心志》 张毅为杨德昌圆动画梦

不知不觉,台湾导演杨德昌过世快12年,金马导演张毅为宣传他的新作《狗狗伤心志》受访忆起老友杨德昌,也谈到两人曾聊过的动画梦。

张毅接受联合早报电邮访问时透露,他和杨德昌曾一起在上海工作,切身感觉华人动画需要一个成熟的团队,也都明白这是个梦,他说:“杀头的买卖有人做,赔钱的生意没人干。如果不是Steve Jobs最后一刻决定投资,就没有今天的Pixar皮克斯动画。宫崎骏苦撑这么多年,受到这么多肯定,最后仍然没有好结果。我和杨德昌凭什么?但是我们都天真地相信:总要有人开始。”

杨德昌临终握笔画草图

张毅透露杨德昌那时候的身体已经不好,必须回美国治疗,但他仍天天想着“我们应该做这个,我们应该做那个。”张毅说:“他每天传给我亲手画的草图,我收到的最后草图,是杨德昌离世的前一天,他太太说,他在最后一刻,仍然握着铅笔。”

暌违影坛30年的张毅带着动画电影《狗狗伤心志》回来,总算完成了老友的梦想,张毅虽是初次导动画长片,他一向爱看动画,心仪宫崎骏和高畑勳:“两位伟大的动画艺术家,作品充满令人敬佩的民族语言,这种素养,让他们的作品在动画世界留下不能取代的地位。”

历经15年,工作人员上百

《狗》由四段人与狗一同走过喜怒哀乐的故事组成,主人翁与狗儿们偶然相遇,却在各种的意外和犹豫之间错过相伴,背后的无常与无奈,悲伤欣喜交集。

《狗》历经15年制作,张毅组织100多个动画工作人员,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做:“这根本就是很要命的工作。100个工作人员,心底有150个想法。光是组成,就让我精疲力竭。但我坚持要把心中的梦做出来。因为我不做,相信世界上不会有人做。至少,短时间内,华人世界没有人会做这样的事。”

会考虑再导动画吗?他说动画需要庞大资源,《狗》用尽了30多年来可以用的资源:“如果要考虑动画电影,我可能要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当跑的路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已经持守了。”

曾凭《我这样过了一生》获金马奖最佳导演及亚太影展最佳导演,张毅在导了1986年电影《我的爱》后淡出影坛,把心思放在他与太太杨惠姗经营的琉璃工房。

被问及做琉璃艺术品与导电影有什么不同的成就感,张毅说:“对于琉璃和电影,我觉得我只是有话要说,不说难过。谈不上成就感。另外,我不太相信创作的真正动机是成就感。我宁愿同意厨川白村的说法,创作,是苦闷的象征。”

本届华语电影节的“张毅精选展”单元将放映张毅导演的《狗狗伤心志》《我这样过了一生》《我的爱》及联导的《光阴的故事》,详情上网www.scff.sg查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