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静雯参演《我们与恶的距离》 确信爱可盖过恶

好与坏,善与恶,客观与主观,都能清楚划分吗?HBO Asia原创剧集《我们与恶的距离》(简称《与恶》),透过随机杀人事件,呈现受害者和加害者家属的心理,同时探讨新闻媒体的运作,以及人权法律的挣扎。《与恶》剧情透过不同人物的关系,让人看到许多对立角色的拉扯与摇摆,要明显画出一条分界线,谈何容易?

台湾女星贾静雯在剧中饰演电视台新闻部主管宋乔安,也是随机杀人事件受害者家属。她在报道相关新闻事件时,尽力客观,但仍压抑不住个人愤怒的情绪和报复的心理,结果对加害者家属造成伤害。

宋乔安的角色,血淋淋地反映人类与恶的距离,一旦拿捏不当,后果不堪。

演出宋乔安,让贾静雯有许多感触。她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畅谈对“我们与恶的距离”这句话的注解,她坦言:“我们与恶的距离其实非常非常近,我们心中都有恶,恶的感觉、情绪、事件,但因为我们受过教育,我们的内心都希望有爱。”

她认为恶的背后有许多的无奈和含义,导致我们与恶捆绑,但自己要能分明,知道该往哪边靠,什么是自己要的生活。“恶是近的,但如果爱大于恶,那个恶就会消失了。我相信到入土之前,我的这个信念会一直在我心里萌芽,那个爱会越长越好,所以那个恶,我们不用害怕,要认识它,再用爱去盖过它。”

更能体恤媒体从业员

贾静雯诠释的角色是电视台新闻部主管,“我用客观的方式处理新闻,但这个客观是什么?可能是大数据(指收视率),可能是追求成为电视台最厉害的人。”她的心情复杂,也因为有趣的角色对换。身为艺人,她是媒体追访的对象,剧中却推着下属追访新闻人物。

贾静雯说演了这部剧,更能体恤媒体从业员,以前会觉得记者老是追着她说一定要有报道,现在知道记者的确有压力。“现在我会跟经纪人说,好啦,就给他们一点什么,要不然他们被骂,我也很难受。会有同理心,以前觉得我们是不同艘船的人,现在认为是同舟共济,尤其如果遇到大风大浪,怎么一起共存蛮重要的。我可以转幕后当经纪人,带艺人了,哈哈!”

活在网络世界的不安

《与恶》刻画民众面对许多社会议题的不同态度,包括家长的不安和焦虑,担心自己的孩子是下一个受害者。

身为一个母亲,贾静雯是否也有这样的担忧?她说:“我觉得现在人都活在不安和焦虑状态,常跟我母亲和长辈聊以前的生活,没有手机和网络,那个世界是幸福的,因为人心很容易被波动。现在,知道得越多,却没有能力去解决或面对,心情就会受干扰。”

贾静雯庆幸自己享受过那个没有手机和网络的幸福时代,也知道必须去接受自己和下一代如今就活在网络世界。“不安一定有,但这是不可改变的世界,必须去面对。不过面对的那个心,可以去做一个很好的维护墙。我也是做中学,学中做,我愿意开放我的心去面对众多事情。”

被看好夺金钟奖视后

《与恶》是贾静雯阔别15年再演台湾剧,相信是她的人生阅历,还有为人妻为人母的身份,让她在诠释宋乔安这个角色时,更能投入和掌握,将角色的情绪起伏诠释得淋漓尽致。

印象最深的一幕戏是:宋乔安一直用冷酷压抑丧子之痛,直到丈夫带她到事发的戏院,要她走出悲伤和自责,她回想出事那天,把孩子留在戏院里,自己到附近喝咖啡,自责地抽泣:“我怎么可以让天彦一个人在戏院里?”丈夫安慰:“都过去了。”宋乔安崩溃大哭:“我过不去,我过不去……”那一场戏,让人看得鼻酸眼湿。

《与恶》已报名台湾电视金钟奖,贾静雯被看好问鼎最佳女主角。对此,她开心地说:“谢谢。其实演员都向往演一个自己很爱的角色,这次得到的回馈,已经很满足了,其他的,一切平常心,随缘。”

观众可透过HBO串流平台HBO Go及HBO随选视讯服务HBO On Demand,收看共10集的《我们与恶的距离》。

《我们与恶的距离》台词金句

《与恶》探讨人性议题,每集播出都爆出许多金句引发共鸣。

◆人权律师王赦:

到底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你有标准答案吗?

他的确犯下了难以原谅的罪,我会说他是个罪人,可是他不一定是个坏人。

解决伤害最好的方式是善后跟预防。

◆宋乔安:别人犯错,我们也要跟着犯错吗?

◆杀人犯李晓明的母亲:全天下没有一个爸爸妈妈,要花一个20年去养一个杀人犯。

◆杀人犯李晓明的妹妹李大芝:

没错,我哥是杀了很多人,但我和我家人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吗?

你们可以随便贴别人标签,你们有没有想过,在无形之中也杀了人?

你们杀的人,没有比我哥少。

你们举着正义的旗,拿着廉价的媒体权论断我和我家人,但在怪罪别人前,有没有想过自己也轻率地拿着镜头当枪械?

新闻呈现的方式在变,但做新闻的态度该变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