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忠禅师大战尼采

将近1300年前,中国唐代曾有一段极简短的禅宗公案。肃宗皇帝请大禅师慧忠国师看戏(当然是戏曲表演),国师只回了一句:“施主有什么心情看戏?”

就这样。耐人寻味。

不久之前,新加坡满城都在谈论“复仇者”,仿佛是人类迟早都会去看《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这部料将创下影史空前票房纪录的超级猛片,上画至今进入第三周,虽然最初的热潮已过,在人前随意剧透依然有如死罪。老吴不敢乱踩地雷,破坏未观影者的雅兴,只能在这里玄玄虚虚地分享一坨思想反刍物。

无“佛”可成

一如以往,《复联4》把节奏抓得恰如其分。虽然一开始就奠定一种平缓沉静的基调,到最后动作场面还是痛快无比的,超出票价所值。正如老吴2015年5月所预言的(见《十六国大封相》一文),围剿大反派“灭霸”应有的壮阔格局至此终于实现。多少部漫威超级英雄电影多年来的发展,到这里总算有个大总结,百川入海,圆圆满满。

说到圆满,好莱坞电影素来爱通俗的圆满大结局。《复联4》好在没有媚俗到底,留有无法挽回的遗憾,通过胜利必须付出的代价与牺牲,充分表现出胜利的可贵,以及英雄之所以为英雄。比预想中多了许多很人性化的、低回缭绕的情绪,但又甚为自然地糅合了伤痛与幽默。两者轻轻相拥,有种令人感觉非常舒服、非常“对”的平衡感。

剧中另有一种难得的圆满,在于申明我们不需要成为我们“应该是”的人(如英雄伟人或所谓“成功者”之类),而是要做回自己。若借用佛理的语言来说,这相当于不再执着于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来努力“成佛”,而是认清和实现当下的自己,明心见性。本片前半部充满了深刻的懊悔、惆怅、逃避,洞达人性;坦然接受我们每一个人本来都是失败者之后,最终还需振作,凝聚类似慧忠国师所说过的“无佛可成”,“无即是佛,佛即是无”的心境,立身于当下,做当下应该做的事。

何谓智仁勇三全?这就是。美国队长浑身是伤,依然站起来孤身面对铺天盖地掩来的大军,这股气势就是。奇异博士在关键点上伸出一根手指,默默泄露天机,表明“失败即是成功”,这股超越性的广大圆融就是。都是一回事。

必须打倒的“超人”

现实世界中永远有另一种立场,也就是灭霸的角度。永远有一种人觉得有必要抡起大棍子搅浑水,硬是要搞翻天覆地的大破坏、大杀戮来改变世界。这种人有时会满嘴“仁爱”(看《复联3》,我们就知道灭霸也会自以为慈悲,会为他人流泪),但更多的时候是强调“正义”“正确”,无视个体独特性的抽象“大理想”,自豪于能够实现极端行动的“钢铁般的意志”。他们仿佛是大哲学家尼采的信徒,认定自己必须当“超人”(Ubermensch),超脱于凡人的软弱与善恶之上,自行其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有他们的道理,但我们大部分相对平衡的人不得不站在另一边,坚决加以反对。事实上,很多尼采型的破坏者走到极端,经常会莫名其妙地颠覆自己信念的基石或初衷,还会自圆其说,继续屠杀。比如灭霸,其思想基本上近似环保恐怖主义,老是说要为了生命而毁灭巨量生命;但到了《复联4》,竟然干脆想把一切生物都灭绝了,正足以为典型。

灭霸宣称自己是宇宙大势中的一股必然性。或许,“超人”型的破坏者和接受一切的吊诡肯定者之间,他们的互相对抗才是必然的。老吴宁愿相信后者的最终胜利亦是必然。

现实与银幕

有人说:老吴你想太多了!直接享受电影就好,犯不着老是联系许多观众试图逃避的现实。其实《复联4》有这样一段搞笑的情节:诸位超级英雄激烈讨论通过时光旅行改变过去是否可行,却无法提出科学论据,只能一口气列出许多部科幻动作电影作为例子,加以否定。老吴于此也只能略带玩世的微笑,告诉大家:别以为走出戏院后,“终局之战”就留在银幕上了。

睁大眼睛看看今日暗流汹涌的世界舞台吧。禅师和尼采还会交战许久。各位施主还有什么心情看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