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患躁郁症隐瞒三年 曹格担心 被当成怪物

曹格前天来新宣传专辑《曹小格Super Junior》,对本地媒体首次揭露自己患躁郁症的过程。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歌手曹格患躁郁症(bipolar disorder),因为担心被指是“怪物”,隐瞒三年。

曹格5月底在台北办新专辑《曹小格Super Junior》发片记者会时,承认自己有情绪问题,他前天(21日)来新宣传专辑,对本地媒体首次揭露病情真相,原来他有躁郁症。

曹格坦言之前担心大家若知道他患病,会指指点点或投以异样眼光,甚至觉得他是怪物,但他现在心态成熟许多,能面对任何评语,加上每次回新马都觉得很舒服,所以前天松口谈患病经过。

曹格透露三年前情绪大起大落,以为是抑郁症(depression),看医生被诊断是躁郁症。他看了第一个医生后,大哭,一来听都没听过这个病,二来不能接受,最终看了三个医生才接受自己患病的事实。

“我开始吃药,要长时间反复实验(trial and error),调整药物和药剂,过程很痛苦,有眼肿、嘴肿等过敏反应,那时候我还有节目和演唱会,上台时很有活力,下台后就像僵尸。有时候一整天不说话,不知情的人以为我精神分裂,老一辈的人以为是中邪。”

停药一年多,选择做自己

曹格说药物会压抑情绪,避免过大的起伏,结果他想笑笑不出来,想哭也哭不出来,也影响创作能力。“创作人是靠情绪起落写出歌曲,我吃药后写不出歌;我爱写歌爱唱歌,却没有办法写歌,在台上也没有办法把情绪完全表达。身边的人觉得我成熟稳定,其实我感觉绑手绑脚。”

他自问要做“自由人”,还是大家期待的“温和曹格”,最后决定停药,选择做自己。曹格一直接工作,让精神有寄托,也感谢老婆的陪伴和鼓励。他开心分享:“我已经停药一年多,现在是我人生的最佳状态。”

曹格坦言停药后,两三个月会有一个“情绪周期”,身边人已经知道如何应对。“我很High时,他们就鼓励我写歌,我很Low时,他们就知道不要打电话给我,不要问我问题。我知道以后可能会有问题,但我相信也会有好的事情发生,我不去想,就好好生活。”他给自己找到最好的解药是“Living, not thinking”(好好生活,不要多想)。

向孩子坦承爸爸生病了

曹格在新专辑写了《非你勿视》(All I Need)送给老婆,他透露还未被诊断患躁郁症时,和太太经常有摩擦,“她问我为什么这么情绪化,我怪她为什么不体谅我。”后来真相大白,太太不只陪他看医生,提醒他吃药,还帮他隐瞒病情。

当时屡传两人婚变,太太出席活动常被媒体追问,只能回应曹格比较情绪化,不能对外说明老公有病。曹格叹说:“本来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但媒体的报道让她的压力增加,我对她有很多愧疚感。”

他也向儿子Joe(11岁)和女儿Grace(9岁)坦承自己患病。“我说爸爸生病了,不是感冒头痛,我有时候需要住在一个泡泡里,我需要的声音,呼吸的空气,跟别人不一样,如果爸爸躲在泡泡里,你们不要打扰爸爸。”他指着家里的房间跟孩子说:“如果爸爸到那个房间关起门,你们就让爸爸在那里。”

他庆幸没有用到那个房间。“我在小孩面前,情绪很不一样,他们的活力会影响我,跟他们在一起时,我是开心的。”

新专辑让儿子参与选歌

曹格新专辑《曹小格Super Junior》以90年代的R&B为主轴,他发现近年的音乐有复古趋势,自家孩子喜欢的是老歌,例如电影《波希米亚狂想曲:摇滚传说》(Bohemian Rhapsody)中“皇后合唱团”(Queen)的歌曲,孩子们都会唱。

这次的专辑,他就让儿子参与选歌。“我写完一首曲子就让Joe听,他说赞,我才交给填词人崔惟楷。小朋友不会说谎,我觉得他可以接受的,大众也可以。”

儿子会给予批评吗?曹格笑说:“会!有一次他听了一首曲子就说,‘爸爸,这很像Bruno Mars(布鲁诺马斯)’。我赞他非常‘耳尖’,因为我和Bruno Mars都受到Stevie Wonder(史蒂夫旺达)的影响。”

曹格这次摈弃擅长的悲情和飙高音唱法,他坦言:“之前的两张专辑,我很有压力,因为考虑太多,要飙高音,要痛苦。后来我觉得,我的苦没必要给大家看了,我选择给大家看我幸福的一面。”

他认为会唱歌的人很多,他不用再证明自己会唱,现在就要做自己最熟悉和最舒服的音乐。“我现在追求的是,我要唱什么,而不是别人要听什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