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火箭人:都是别人的错

塔伦埃格顿为了扮演艾登约翰,用五个月练歌练琴,甚至表演后者在钢琴前飞起来的一幕。(UIP提供)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很少人会把Elton John(艾登约翰)和Pablo Picasso(毕加索)联想在一起。其实,除了超凡的艺术天分外,两人在“经营自身”方面同样高人一等。

相比同时期画家大多死后才成名的悲情,毕加索运用制造市场需求的“现代”经营手段捧红自己,并用心打造及保持标新立异的招牌“印象”,无论生前还是死后都长期享用名气红利。

而能在日新月异人才辈出的流行乐坛屹立50年不倒,艾登的经营功力恐怕更胜一筹。七八十年代的鼎盛期,靠着对流行元素的准确判断以及天时地利人和,艾登以一波又一波奇幻美妙的佳作打下辉煌江山;不惑之年经历声带手术后,他仍能眼光毒辣出手精准地 “蹭热点”,永远保有新鲜度。像90年代的《狮子王》(Lion King)插曲“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戴安娜王妃遇难纪念曲“Candle in the Wind”等将其事业推上另一高峰。进入21世纪后,他也不断以客串热门电影、连年慈善晚宴、合作Lady Gaga、同性婚姻等热点制造话题,保持一定热度。而最新的动作,当然是他亲手制作的自传电影《火箭人》(Rocketman)。

电影开场,一身滑稽盛装的艾登气势逼人地推开大门出场,却走进一个成瘾患者的小组治疗现场。就在一群毫不相干的病患之间,艾登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并不罕见的畸形家庭,各怀心事的父母双亲。艾登未经计划的突然降生,成为拖累父母双方的沉重包袱,但同时也成为父母相互牵制对方的工具。一家人都渴望得到爱,却因种种纠结而难以去爱这个家中的任何人。可怜的艾登幸亏有上天的眷顾,将过人的音乐天赋赐予敏感内向的他。当发现可能通过钢琴与歌喉赢得儿时无法拥有的一切时,艾登开始了一系列用心的规划。包括改名,作曲,找人作词,确定个人风格等。

可怜人的可恨处

当勤奋又有天分的艾登终于像“火箭人”一样一飞冲天时,他用华丽的弹奏、美妙的歌喉及夸张的表演迅速赢得全世界的爱戴。自以为终于能够拥有一切的他,却发现常人易得的亲情与爱情对他来说如此遥不可及。特别是当他发现家人与爱人并非没有爱的能力,只是不爱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彻底崩溃了。

《火箭人》讲述的基本只是艾登前半生,因此难免让人“断章取义”。情节的展开用自述方式,而他本人又亲自监制,自然会让人感觉不够客观。像是艾登早期的爱人兼经理人John Reid(约翰里德),在片中是个爱情骗子加吸血鬼,甚至以暴力威胁艾登就范。现实中的约翰里德也曾是Queen(皇后乐团)的经理人,的确相当强悍。但是否真如艾登描述的那么不堪,就见仁见智了。童年阴影及敏感个性使艾登对爱产生的畸形渴求,或许才是他在感情上永存缺憾的根本原因。

饰演艾登的Taron Egerton(塔伦埃格顿),在《金牌特务》(Kingsman)第二集《黄金圈》中与艾登本尊中有过交集,不知艾登是否当时就相中了这个勤奋的年轻人。最为人称道的是塔伦在电影里真声演唱十多首艾登经典名曲,卖力程度令人瞠目。但艾登约翰是靠歌喉红了50年的人物,虽然他的前半生距今久远,但很多经典仍然脍炙人口,要在短短几个月再造一个摇滚天才谈何容易。电影里塔伦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就连表演也显得有些用力过度。塔伦要凭此片问鼎奥斯卡,难度应该很大。特别是观众刚见识过Rami Malek(拉米马雷克)在《波希米亚狂想曲:摇滚传说》(Bohemian Rhapsody)中对Freddie Mercury(佛莱迪墨裘瑞)的出色演绎。

有评价说《波希米亚狂想曲:摇滚传说》突出的是“皇后乐团”的音乐,而《火箭人》则是探讨艾登约翰的前半生,两者没有可比性。但无论如何,两部电影的传主都是色彩鲜明的歌者,其音乐对观众的感染力不容忽视。因此,艾登约翰让塔伦来主唱的决定是否正确,我们还需拭目以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