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的爸妈 “未成年”

本周影评

一般演而优则导的电影人,如果要在自己的导演处女作里当主角或重要角色,就算不是武的或文的英雄,也总会是让观众能心生怜悯、关照的人物。韩国荧幕硬汉金允石却是一个例外,在《未成年》(Another Child)里自己导自己演出“渣男一号”、“狗熊”式人物,让观众看得嫌弃死了,最终看到他落难时更额手称快。

金允石是个性格演员,戏路大变却一样游刃有余。但当导演的他并没有自顾自地演技大爆发,而是充当四个女角演出的绿叶,支撑并激发她们(尤其是两个年轻女一)的演出气

场,就算自己的光芒被掩盖也在所不惜。

《未成年》的故事初始设定──女高中生朱莉发现老爸有小三,原想设法要小三知难而退,不让妈妈知道──貌似可以轻易发展出落入俗套、为戏剧冲突而戏剧冲突、为洒狗血而洒狗血的滥情片。岂料小三的女儿,也是朱莉的同校同学允儿(两人没有血缘关系;允儿是小三与前夫或前男友所生)也得知秘密,两个身世、思维、个性截然相反的少女有了交集,故事从此奇峰突起,却始终顺应着两个家庭里的五个角色的个性推展,让我们在通俗剧和黑色幽默之间、在每一个角色复杂的阴暗面和光明面之间,看到了一抹希望。

是女儿还是父母未成年

《未》的英文片名叫“Another Child”,乍看之下是指片中的关键情节──小三怀了朱莉老爸的孩子,在老爸缩头乌龟似的落跑之后,成了原本分别“捉对厮杀”的两个女儿、两个母亲转而敞开心结、相濡以沫的媒介。而《未》正是影片的韩语原片名──是两个女儿未成年吗?还是父母三人在心智上的未成年?尤其是身为男人却没有肩膀、不敢担当的老爸,根本就是“Another Child”?

金允石选择了这个女性主义的题材,是男性的自省,也是成年人的自省。有时候,成年人反而要从未成年人的身上得到教训(或照样得不到教训),看到自己的不负责任。两个女儿得知小三怀了(对朱莉来说是同父异母,对允儿来说是同母异父的)弟弟,逐渐化敌为“姐妹”,矢志携手照顾即将出生的娃娃;尤其眼看妈妈似乎不怎么靠谱,允儿计议着辍学,打工赚钱养活弟弟。

但命运终究把她们导向一个悲剧后的未知,让她们在片末一块儿找到父亲与小三曾在那儿合照过的废弃游乐园(朱莉曾说那是不伦的证据,但她将来要用这张照片告诉弟弟“他出生的故事” ──所以那成了最具象征意义的“仪式场景”),放肆地嬉闹一番之后,静悄悄做了一件最惊世骇俗的事,完成了两人告別过去的成人礼。然后,她们也迷惘了:“我不相信我自己。”“我也是。”长大后的她们,也会成为她们曾经最嫌弃的那种人吗?

毁灭家庭也重塑家庭

《未成年》其实是舞台剧改编,所以意念并非出自金允石本人。但他也不辱当导演的使命,镜头、节奏都拿捏得当。他虽然是舞台剧演员出身,却显然没有受到原庄《未》的话剧空间的影响,反而抓住电影空间的特质。如他在东窗事发后,在商场里被自己的女儿和小三的女儿发现踪迹,他不敢面对,而被两个“妙龄少女”追得抱头鼠蹿,从电动扶梯到夜里的室外,跑得跌跌撞撞的狼狈样,由镜头运动徐徐拉开空间,搭配轻柔忧郁的吉他配乐,教人忍俊不禁,又不知该心疼谁。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这个男人毀了两个家庭,却又重塑了一个家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