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2019》发布会 王力宏首次担任导师 卸下贵公子保护色

订户

字体大小:

首次担任《中国好声音》导师,王力宏卸下贵公子的保护色,在哈林的鼓励下于节目中大方分享过去的失败与挫折经历。

由中国浙江卫视和灿星制作打造的《中国好声音2019》前天在位于嘉善的录制现场举行发布会,四位导师王力宏、李荣宏、那英和“哈林”庾澄庆同台现身。

王力宏前晚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接下节目邀约之前的考量包括时间,他说:“节目录制比较耗时,这段时间正好没有急着拍电影,正好在走巡回演唱会,那都是在周末,《好声音》都在非周末录制,这都是缘分。”

《好声音》开录至今一周多,首次担任导师的王力宏说,希望能帮助走在学音乐路上的年轻学员,给予他们无论是在歌唱技巧,或是在写歌、编曲、制作等方面的教育和建议。

王力宏向那英和哈林看齐,一路来观察两位元老级导师如何在盲选阶段“抢人”,现阶段还未有任何“战略”,倒是哈林建议他可以多分享自己曾面对的挫折与失败。

王力宏说,贵公子的形象其实是保护色,早期吃过不少苦,包括曾在学校被霸凌,有不同工作的经验等,“我从9岁到15岁之间,早晚派送报纸,15岁到超市当收银员,17岁第一次到台湾,有人愿意给我出唱片的机会,唱歌可以过日子,我觉得我简直是在天堂!这份工作实在太珍贵了。”至今他热情不减,仍十分珍惜每一个唱歌的机会,直呼“这是世界上最棒的工作”。

王力宏说,站上《好声音》的选手也有自己的故事,有的或许必须说服父母,有的可能面对很多的待机与失败,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分享给予他们鼓励,也说:“其实这些经历我也都有的。”

除了帮助学员,他本身也获益匪浅,“从一个老师的角色,你会真正明白很多过去没有想过的为难。可能天生就会一件事,很厉害,但要教的时候他不一定会教。”

担任四季导师的周杰伦(周董)今年离开《好声音》的舞台,节目迎来同样属乐坛天王级人马的王力宏。

不担心与周董比较

会否被担心被拿来与周董比较?王力宏大方地说:“没关系,我觉得这是大家很自然的想法嘛。”

至于什么类型的选手能获得他青睐转身?他说他看重的是声音上的情感传达能力。

“不一定是唱得最高、最低或最大声,技巧方面一个人唱得没有毛病,但让人没什么感觉,像机器,这个对我来讲不是好声音。可能唱得很多莫阿饼,音不准或不是很稳,但他能带动现场观众气氛,这种有感染力和舞台魅力的,我特别喜欢。”

哈林受访时说,每一年录制《好声音》就像放暑假,每次回来都会有一点新鲜感和冒险感,自己扮演的角色主要是让节目中呈现的音乐更多元化,并帮助学员尽情发挥。

哈林:第二名最好

休息一季的三届“冠军导师”那英今年回归,会否觉得要成为冠军导师更难了?

哈林直言:“这件事对我不造成威胁,谁是冠军我觉得都没差,我觉得第二名是最好的,第一名通常比较具争议性……我做的音乐本来就有争议性,反正我也抢不到第一名,我就放大胆子去玩,让我的学员好好表现。”

去年缺席一季《好声音》的那英今年回归导师席位,她说,休息当是让自己放假,没有参与节目,但仍有收看《好声音》,以观众视角对于学员和导师也颇有想法。

四位导师在发布会上先礼后兵互赠袜子、冷面等小礼物。哈林的女儿小名取名“哈密瓜”,于是李荣浩送上哈密瓜,哈林“接招”说,录影时会想念孩子,打趣战队就取名“哈密瓜”,以解思女之情。

之前李荣浩在录制《好声音》时玩直播,但因手机欠费直播一度中断,哈林礼尚往来,收下哈密瓜之后回赠李荣浩一袋“手机流量”。

另外,《好声音》总导演金磊在发布会上透露,今年节目赛制将有所不同,除了盲选抢人环节不设人数上限,“一键闭麦”启动的时候,被指定“封嘴”的导师麦克风将无法发声。

所谓“一键封麦”是每一位导师在盲选阶段都有的权利,当导师为学员转身之后,若觉得“抢人”竞争过于激烈,或是对自己的胜算没把握,就能随时按下“封麦”,让威胁到自己的导师重新转回去。

《中国好声音2019》从7月19日起,每周五晚上9时,于新电信电视的e乐(Ch 11/501)和佳乐台(Ch 502)与中国同步播出。

(图片由灿星制作提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