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Z世代少年加油!

《蜘蛛侠:决战千里》的少年蜘蛛侠,在拯救世界之余,也经历着属于高中生的各种挣扎。(Sony Pictures提供)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日前去看《蜘蛛侠:决战千里》(Spider-Man: Far From Home),原本就没什么期望。也许因为这样,最后反而获得超乎预期的娱乐感。

《决战千里》最为成功的一点,在于它虽然摆明是吸引青少年的青春校园片,却又不自限于此。

少年的笨拙与担当

从2002年至今,“蜘蛛侠”这个超级英雄品牌在短时间内一再重启,电影系列拍了三个,主角换了两次,由蜘蛛侠主导或有他上场的超级英雄电影前后共有10部,其自我更新的速率之高,俨然说明了现今观众的注意力时限实在太短。

最新系列选择了年轻化的路线。这次由Tom Holland(汤姆霍兰)饰演的蜘蛛侠不仅比以往显得稚嫩青涩,经历着属于高中生的各种挣扎,连他重要的亲人——梅姨也从数十年来固定不变的老妇形象,调整为风韵犹存的中年女性。人物设定做了这样的重启,无疑是对准了所谓Z世代的观众,希望他们对蜘蛛侠的感受比较容易产生共鸣。

于是乎,《决战千里》就演绎了乳臭未干的百般笨拙与无聊,包括大部分成年人都悔恨莫及,想永久灭除或遗忘的幼苗情愁。这里也不乏典型“少年英雄”的两面性,一方面幻想青春的清新与冲劲足以打破四面合拢的死局,开辟生路,拯救及改变世界;另一方面又时有清醒的自觉,看清自己太天真太无知,经验与能力都有待累积,痛恨自己犯下弥天大错,并且会因缺乏自信而踌躇颤抖。

因为《决》把这两个面向调配得恰到好处,隐隐然有贬抑有赞许有超脱,所以本片的少年属性才得以自显为广大人性的一部分。整部电影由此超越了仅仅自我陶醉的青春闹剧的层次,兼且带上了成熟超级英雄片的光泽。一个人变得老成以后,总要学会包容自己过去(以及他人)的年轻,以持平之心看待年少的种种不是,认识到它是“人之为人”的必然而已,未必值得过度谴责、打压或耻笑——本片骨子里正是蕴含了这种心态,做到老少咸宜。制片团队完全明白少年可笑,也明白后生可畏,知道改变世界确实要靠年轻人,最后还不忘拍拍Z世代的肩膀,叫他们加油。所以,为人父母者完全可以跟孩子们一起看得笑呵呵,不必发出“我为什么被逼看《特工神童》(Spy Kids)!!”这样的痛苦哀鸣。

大人的可笑与可靠

事实上,被《决》包装成“危机”的一些问题,确实是当今年轻一代进入2020年代所面临且必须参与解决的现实课题。其中包括所谓“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的猖獗,以及对人工智能或无人战斗机的滥用。(希望我们继建国一代、立国一代之后,往后在新问题上不会出现“误国一代”“卖国一代”!)

《决》当然也刻画出一些大人们其实也很可笑,颇有喜感;然而它更多的是表明迎战问题的少年极需要大人的支持。老吴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剧中单眼的神盾局局长听了大反派所编织的一番谎言后,比许多双目完好的明眼人看得更清楚,马上神色严正地评了一句:“这完全是胡扯!”在“另类事实”汹涌如海之际,世间还有这么可靠的大人,是少年人之幸,在现实世界中应该要多多站出来呢。

在技术层面上,本片大反派所施展的密集幻象攻势,视觉效果颇具震撼力,委实让人觉得应接不暇,万分凶险,仿佛根本无从破解。此外,Jake Gyllenhaal(杰克葛伦霍)向来气质阴沉,在银幕上笑也诡异,不笑也诡异,使坏时总是叫人背脊一寒,这回也不例外,应记一功。真不枉老吴自2001年的《死亡幻觉》(Donnie Darko)以来,便一直多加注意这位名演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