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解密》痴人解字

本周影评

英文单字之多,该算是全球各种语言之冠。

在缺乏电脑的维多利亚时代,编纂《牛津字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简称O.E.D)是一项难以想象的浩大工程。这部字典当年集结数千名义工投入,耗费70年时间编纂。

经过计算,如果将全书所有的字串相连,长度甚至可以绕地球上百圈。字典的背后,也隐藏一段现代文学史上,最神秘、吊诡和传奇的悲情轶事。

这段传奇的编纂秘辛,一直被深锁在大英帝国的官方机密档案当中,并封存超过百年之久。直到《天才、疯子、大字典家:英国百年机密档案解密,人类文明史上最庞大的英语字典编纂传奇》(The Professor And The Madman: A Tale Of Murder, Insanity, And The Making Of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这本书出版后,那段黑暗过去,才得以公诸于世。

伟大的事的发生,必有其不可解的缘分契机。

辗转之后,好莱坞影星Mel Gibson(梅尔吉逊)买下了书籍的版权,筹备了20年后才登上银幕。

剧情描述莫瑞教授(吉逊饰)接下《牛津字典》的编纂工作,立志要打造一部历来搜罗最广的字典。不过以当时的人力与科技,完成这项庞大的编纂工程,至少需要一个世纪。于是,莫瑞教授想出当时非常开创性、如今极为常见的“群众外包 ”(Outsource)方式,向世人收集词汇,并期望透过这个方法,加速字典的编纂进度。在收集词汇的过程当中,他发现有位麦纳医生(Sean Penn,西恩潘饰),独自贡献上万多则词条引语,这是连专业语言学者都难以完成的庞大工作量。后来他才发现,麦纳医生原来是一名因杀人而被判终身监禁在精神病院,遭判定为疯子的人。

疯子与天才之别 我们与恶的距离

电影叙事结构还算严谨,虽然间中偶有离题,但都自然地被“大满贯影帝”潘和吉逊互飙演技的精彩给掩盖。超级被忽略的Jennifer Ehle(詹妮弗厄尔)饰演莫瑞教授妻子,《权力游戏》(Games of Thrones)女演员Natalie Dormer(娜塔莉多莫)饰演丈夫被麦纳医生误杀的寡妇。看本片其实也在看这四个人各自精彩。

潘扮演“精神分裂症”患者,在精神错乱的情况下犯下杀人大罪,同时却也凭借惊人天赋,成为《牛津字典》背后“不能说的编纂功臣”。潘已经进化到现在不用演的“神级”。有人说疯子角色最好发挥,因为可以去到尽。但能像潘那样深刻演绎,拿捏精准,好莱坞中,想不到他人。

严谨执着的莫瑞教授与疯癫的麦纳医生惺惺相惜,因为一心想要编纂牛津字典的人,某种程度上也是疯狂地执拗着的,这和独自一人写出上万多则词条与字汇来源,却受精神分裂症所苦而犯下杀人罪的麦纳医生,同出一辙;天才与疯子,一线之差。他们只是为不同的原因专注,一个记录历史,一个借以逃避。

19世纪的意大利医生Cesare Lombroso(切萨雷隆布罗索)是犯罪学领域的先驱,同时也对天才和精神疾病之间的关系充满兴趣。他有一个很著名的论断——“天才与疯狂乃是精神错乱的一体两面。”

电影也带领观众开始从不同角度看待“杀人事件”,甚至进一步思考罪孽与救赎,并用新的思维和角度来感受我们与“恶”的距离。

麦纳医生希冀用未来的每一天对受害者遗孀赎罪。即使疯癫,仍不灭善良本性,他怀着愧疚之意低头忏悔,甘愿奉献自己的余生。被关在精神病院里的日子,最快乐的是向莫瑞教授提供单字和指导遗孀识字。

遗孀从怨恨到原谅,再到爱上杀死自己丈夫的凶手,这样的爱,让麦纳医生彻底崩溃。因为他先是夺走了对方的丈夫,现在他又夺走了他的妻子,罪恶永远赎不尽。崩溃之际,他拿起墙边的铁片自宫。

快速即食文明开端 人文慢性消亡?

写这篇文时,闪过“屹立129年的MPH书店,最后两家也关门大吉,走入历史”的新闻标题。我们这个年代的历史更迭,走得比时间还快。

数码科技时代,一个按钮,就能轻易传送和接收,翻查资料点指兵兵,百科变成维基,我们是否还能体会,当年编纂字典时为一个“Art”(艺术)与“Approve ”(批准)寻根究底的艰辛?我们还有没有能力欣赏每一个字背后的故事与美丽?    现代言语压缩再压缩,连写字也不会,讲话都懒惰的时代,快速即食的文明开端,可是人文慢性的消亡?

莫瑞教授好友推开家中佣人房门,让莫瑞听一听房内各色人种的新鲜言辞,提醒他放下狂妄,因为语言文字本来就源自生活,自有生命。生活不断前行,语言和文字也未停止演进,穷其一生追不完也追不上,无从全数记录。莫瑞教授的朋友是谦卑的智者,但莫瑞教授始终乐当一头努力不懈的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