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峰首张个人专辑 挖掘内心治疗伤口

“创作有时候是这样,自己敲打自己,挣扎着该不该写,自己逼迫自己面对、凿开、挖掘……”

这是吴青峰在首张个人专辑《太空人》推出后,在IG写下的一段文字。

台湾乐团苏打绿在2017年1月2日正式休团,之后六名团员各自发展,主唱青峰在休息一年后,去年以个人身份重返乐坛,发行了单曲,也参加了歌唱选秀节目。今年9月,他以“新人”之姿发行出道17年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太空人》,里头的歌曲,有些是他近年写的,有些则尘封了十几年。

不管是何时的作品,不管深藏于内心多长时间,对青峰来说,这些歌曲都在此刻承载着生命,出生于最对的时刻。

青峰上个星期在北京举行发片记者会,之后接受联合早报专访。

我们七年没见,推开访谈室的门,青峰见到我,有些意外,随即拍拍沙发要我坐下。他拿起我的录音机,说好可爱,然后对着录音机大喊,笑说看见熟人就变得不一样。

那亲切的笑容,调皮的举动,是我熟悉的青峰,但我又在他身上感觉到一些不一样。以前的他很怕做长时间的访问,但这天,记者会下午两点半开始,之后各地区媒体接连的采访,新马排最后,已经是六点多,他仍精神奕奕。

挖掘内心看似折磨

聊起专辑,他双眼闪烁光芒,让我深切感受到他多么宝贝这张专辑,多么想分享。

青峰说:“做了17年的这第一张个人专辑,非常靠近我的内心。如果不是走到今天,我可能没有勇气把这么内心的东西在大家面前摊开。”

创作时不断往内心挖掘,看似折磨,但青峰说:“不是折磨,真的是一种治疗。在受到外界很多折磨的过程中,我有一个地方容纳自己的情绪,容纳自己想说的话。我不习惯跟人家诉苦,我习惯用音乐去表达,当我做完音乐,内心的伤口真的是在复原。”

专辑以沟通为主题

苏打绿休团的第一年,青峰一点文字和旋律都逼自己不要写下来,让自己彻底放空。后来他看到吉他手家凯到美国进修,被家凯的勤奋向学感动,觉得自己也有力气再提笔写东西了。

就这样,他陆续写了《巴别塔庆典》《伤风》《失忆镇》等歌曲,当时没有想到要做专辑,直到今年初才觉得,好像可以完成一张专辑,也鼓起勇气拿出一些被他尘封,不愿跟人分享,但自己很喜欢的歌曲,例如16年前写的《太空》,17年前写的《太空船》,还有六年前写的《太空人》。

专辑以沟通为主题,青峰解释:“我觉得很多问题的开端,都是沟通不良造成的。觉得自己在和别人沟通,其实没有把心打开,因为这样,我们不愿意去接受别人的样子是自己不习惯的,不愿意去阐述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以致憋到最后,反而自己爆发了。”

“我的重听,以为你说‘一起’,原来你说的是‘遗弃’”,歌曲《太空人》的歌词就刻画了青峰所要表达的,沟通的谬误。

社交媒体普及,也成了许多人抒发和互动的平台。沟通的方式有了改变,是好,或是坏?青峰认为:“每一种沟通都没有绝对的好或坏。网络发达产生一些问题,大家就说过去是美好的年代,其实是过去没有这些东西,所以问题没有曝露在你眼前,但是问题没有发生吗?从古至今,这些问题都在发生,只是没有端到你眼前,以致你以为世界没有在发生问题。现在问题太容易被端到每个人眼前,所以大家以为现在世界比较混乱,但我觉得世界一直都是混乱的。”

吴青峰:我不适合选秀节目

苏打绿休团期间,青峰做了一些尝试,包括担任《明日之子》第二季“星推官”(导师),及参加《歌手2019》。曾经对歌唱选秀节目抗拒的他,为何会改变想法?

他笑说:“就是把以前抗拒的那个自己当做别人,以前说过的话都是苏打绿主唱说的。”接着认真地说:“以前很多事情,我还没有体验就说不好,就拒绝,这会不会是很多没办法接受我音乐的人,抗拒我音乐的原因呢?所以我不想自己成为这样的人。不管是《歌手》或当‘星推官’,我都要亲身体验了才说它好或不好,适合不适合我,自己去走一遭,才有立场去说话。”

参与《明日之子》,看到很多处在创作初期的年轻人,为着自己的创作有没有被听懂而被触动,他想到自己似乎忘了对创作的激情与兴奋。他也被孩子们成熟的心态感染,让他感慨:“与其说我带着孩子们往前走,其实是他们带着我往前走,那个成长对我来说很重要。”

参加《歌手2019》,他感受到节目组待他如家人般的热情与真诚,还让他在参赛过程中深有感触,写了一首《歌颂者》。

所以他觉得自己适合这些节目吗?他坦言:“说真的,不适合我,但我觉得走这一遭很值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