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中只让小女生接吻不杀人 韩导金宝拉处女导作频得奖

宁肯让小女生有吻戏,也不愿让她有杀人戏!

刻画家庭、少女压抑情怀等的《我们与爱的距离》(House Of Hummingbird)让韩国美女导演Bora Kim(金宝拉)一战成名,影片在国际影展抱走约14个奖项,当中包括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的评审团大奖与北京国际电影节特别表扬奖等。

开拍前与女主角相处半年

《我》本月14日至28日在本地Oldham Theater公映,上周六举行首映,前来造势的金宝拉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透露,电影开拍前,她与小女主角朴智厚先相处了半年:“我们聊了很多,包括生活,我们成为朋友,彼此信任,电影完成了,她也喜欢这部电影。”金宝拉说要朴智厚与片中的小男友拍摄亲吻戏,朴智厚一点也不会抗拒;金宝拉说是配合剧本的需要,亲吻是爱的表现,是很自然的事:“我这样告诉她,亲吻不是坏事,杀人才是坏事。”

《我》背景设在圣水大桥坍塌的1994年,朴智厚饰演的中学生恩熙和父母、姐姐及哥哥一起生活。家人都有各自的问题,不断争吵。恩熙耳下长出小淋巴结,而与小男友的爱情也起涟漪,唯一能让她感到温暖的女补习老师出现了。影片有着少女成长与迷惑,与异性和同性的爱、友情,家庭暴力,性别问题,也融进那一年的社会大事。

剧本题材越改越庞大

20190918_showbiz_kim_Large.jpg
导演金宝拉说,《我们与爱的距离》一些情节有她亲身的经历。(受访者提供)

谈到这部处女电影可有自己的影子,这名毕业于韩国东国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的女导演说,2013年写剧本第一稿时,灌入了自己的记忆、痛楚与挣扎:“往后的四年里不断修改,电影已不是第一稿的样子,而是变得越来越庞大,庞大得能普遍与大家联系在一起,取得共鸣。”她透露片中恩熙上中文补习课以及送老师年糕的情节,都是她的亲身经历:“所以这部电影可以说是我的个人,也可以说是不带个人色彩的电影。”在导演的认知里,个人可以指自己呈现片子的特色:“其实电影观众只在乎作品好看吗,而不会去理会是不是你个人的经历。”

谈到自己的家庭是否也如电影般的充满紧张氛围,金宝拉说:“这部电影反映了那个时代韩国社会很多家庭的氛围。”断桥等意外事件令韩国人重新审视,什么是发达国家,人的生命意义等问题。

小女主角演技具备层次

《我》屡屡在国际影展竞赛打胜仗,导演认为是触动到观看者的记忆心弦:“《我们与爱的距离》是一名14岁少女成长的旅程,也是许许多多人的旅程,大家都要爱与被爱。”恩熙的角色需要演员丰富的演技层次,金宝拉谈到选中朴智厚时说:“她前来试镜,表演优异。” 

据所知,朴智厚之前只演过商业片小配角,甚至没有代理公司。金宝拉说:“很少有那么年轻的演员能够读懂剧本字里行间的意思,并且表达出来,她却能体会那之中的细微与微妙之处。”

谈到拍《我》的挑战,她说:“资金不容易找。”她说用的都是政府的资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