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新歌寿命只有一两个星期? 向洋再出发又怕又爱

向洋认为不管在哪里做音乐,重要是对自己的音乐感到骄傲。(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本地歌手向洋推出新歌《排过的队》,描述他2016年参加《中国新歌声》之后,躲起来做音乐的心路历程。

向洋去年2月发行中文歌曲《爱超给电》,这是他的英语歌“Electricity”的中文版,《排》是他比赛后的第一首全新华语创作。

向洋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坦言,《排》比较接近他要做的音乐。“当时发《爱超给电》是要快点发新歌,就填了中文歌词。那是一个实验,不太知道要什么方向,《排过的队》比较有想法,接下来将陆续发几首歌,会是相似的主题。”

向洋现在把主力放在中国市场,与当地音乐人合作。《排》由他作曲,与中国知名乐队“火星电台”一起作词,下个月发的新歌则与另一中国DJ合作。

锁不定方向的无奈无助

向洋借新作分享现阶段的心境,“想长大又不要长大,想改变又不要改变。最近生活好多变化,越来越多时间在中国工作,面对新文化、新市场,有一点害怕,但也很兴奋,很期待。” 

音乐环境不停地在改变,让向洋感叹有一种“锁不定方向,难扎根”的无奈和无助。他说:“我毕业后就做这一行,这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没有既定规则,不像其他工作有一些规定,例如你会知道六个月后要完成什么,会在哪里,会被逼着成长。但音乐这一行没有这个‘逼迫感’,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停滞不前,五六年后看自己,好像没什么改变。”

听他这么说,似乎缺乏安全感?向洋坦承:“当然!这一行很难有安全感,因为一直有新东西出现,现在一首新歌可能只有一两个星期的寿命。”

错过“黄金时间”非坏事

向洋在《中国新歌声》演唱《有没有》的深情模样,虏获许多粉丝,但赛后发行的《爱超给电》《排过的队》,属于电子、放克曲调。

向洋为何不以情歌在大中华市场出击?他解释:“我想忠于自己。我不是不喜欢情歌,对中国听众来说,我是外国人,我想做比较国际化的音乐,我自己也喜欢。不管在哪里做音乐,最重要是对自己的音乐感到骄傲,爱自己的音乐。现在已经不理会我的歌会大红,还是只有五个听众喜欢,只要我开心。”

未在《中国新歌声》比赛后乘胜追击进军中国,似乎错过“黄金时间”?向洋解释:“比赛结束后,我知道自己要在中国发展,但不知道几时开始。当地唱片公司的签约期长达八九年,我不要随便签。后来找到一家公司,但最终还是找不到共同方向,就浪费了一年。”

但向洋认为这不见得是坏事。“好多人对我的印象是《中国新歌声》的向洋,如今过了三年,在那里好像30年,唱歌比赛这么多,每一年有这么多新人,相信好多人已经忘记我,可以重新介绍自己感觉舒服的向洋。”

向洋将陆续推出几首单曲,年底会到中国宣传和表演,他开心地说:“终于可以开始了!我很久没在中国观众面前表演,很好奇他们的反应。”

国际化是本地音乐人强项

今年《中国好声音》没有新加坡参赛者,据记者打听,有几名本地音乐人接到节目邀请寄出Demo,但最终没有获选。

向洋觉得本地参赛者可以如何突出自己?他说:“我们的强项是国际化,包括语言、文化,我觉得可以让自己的音乐更国际化。要敢冒险,踏出舒服圈,华语歌不一定要以大家以为的方式演唱,可以用很多方式玩音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