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负责任的“食兽之兽”

《食用动物》介绍了独立农户Frank Reese如何逆流而上,坚持采用较为人道的复古养殖法。(剧照/互联网)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食用动物》谈的是在很多人眼中有点敏感的课题:吃素的必要。它并未激进地要求所有人彻底弃荤从素,只是劝我们各尽所能,从细微的尝试做起亦无不可。

“明知故犯,因循故习”。这八个字,说有多沉重,就有多沉重。

再引一句千古圣贤的名言,也挺触目惊心:“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

关于Christopher Dillon Quinn(克里斯多福狄隆昆恩)所导演的纪录片《食用动物》(Eating Animals),我们随便上网查一下都会知道片子是根据谁的哪一部著作拍成,旁述的又是哪一位名人。然而,在片子黑云压城般的主旨跟前,这些又能有多重要?

《食》谈的是在很多人眼中有点敏感的课题:吃素的必要。有些人会认为:你要吃素是你的选择,我吃什么干卿底事?实际上,凡是明理、肯思考、对自己100%诚实,在逻辑思维上又自知应当一以贯之的人,看人苦口婆心地劝请吃素,恐怕更多的是感觉到罪恶感。

“自己的三餐饮食,甚至长久以来的整个生活方式或消费方式是一种罪恶”——有谁喜欢被告知这样的事实呢?既然难以接受,如有芒刺在背,很多人不免采取了掩耳盗铃或硬起心肠百般狡辩的应对方式。尤其养尊处优的国人,即使受过高深教育,从减少塑料使用量的环保呼吁,到关于避免浪费食物的提醒,知而不行或行而不勤的情况处处可见,每每叫人心寒。

在“劝请吃素”这面镜子跟前,赤裸裸的口腹之欲和商业(包括养殖业、饮食业)的盈利就这么面目可鄙。那是迫使广大群众和人类以外无数生灵买单,唯我独尊地闭门供养着的“欲”与“利”。人性就这么一望见底。

超越自己的动物性

不承认自己的荤食“原罪”,就难以翩然超脱现有,开创出新的存在状态。

人们倾向于开列一百零一种理由来自我开脱。《食》所批判的农业工厂式运作和毒害环境的养猪场,是美国当地的情况啊,跟本地人吃的肉有什么关系呢?经过亿万年的生物进化,人类的身体本来就属于肉食的“设计”啊,吃肉简直是自然不过了

,何必无事找茬,硬要推广吃素?又或者:鸡鸭牛羊是“低等生物”啊,人类作为食物链上方的“高等生物”,加以宰杀吞食,何咎之有?这种种说法有多合理,我们尽可往返辩论。无论如何,《食》确能刺激我们反思,或者重新面对自己一直在逃避的两难。这本身已是功德无量。

片名Eating Animals当然是刻意带有歧义。它可以表示“吃动物”,但也可能表示“进食中的动物”。正如传统儒家思想所经常强调的,人和禽兽之间要有分别;一个人倘若丧心丧德,在本质上即等同于衣冠禽兽。网上有些评论者没能认识到Eating Animals二字的用意,妄自批评本片的另一译名——《肉食者》反映出英语水平低下,反而是自曝其短了。要求人们运用万物之灵的智慧、洞察力与推动变化的魄力,超越身为“食兽之兽”的天然设定,难道真的如此不可思议吗?

本片从多个角度切入食肉问题,谈到了古早知识体系的流失,政府立法被业界裹挟的常态化,畜牧养殖业之作为全球环境问题背后的一大祸首,兼及研发新技术以素代肉的前景。它远远超出了“请看那些待宰羔羊多可怜”或“少肉多菜身体好”的

游说套路,足以让平日不曾(或不敢)多想的观众大开眼界。《食》举例精审,不仅请到深涉业界的局内人现身说法,稍微掀开黑幕的一角,还点出了冒险吹哨的代价与个人辛酸,颇能引人感叹。

“恐怖分子”的责任

《食》的呼唤疾而不厉,并没有口吐白沫地放大某些人丑恶的嘴脸,沉迷于鄙俗的耸动煽情。反而是片中被拍到的农场主人急于捍卫业务,动不动就给关注者扣上“生态恐怖分子”的帽子,关心饭碗甚于大是大非。《食》并未激进地要求所有人彻底弃荤从素,只是劝我们各尽所能,从细微的尝试做起亦无不可。这是一种慈悲,恰如古代的儒家圣贤在“闻其声,不忍食其肉”之余,也不愿意在“君子远庖厨”之外说太多。

伪善的老吴,也不是一点肉都不沾。然而,慈悲请人尽量慈悲,顺应眼下时代的需要,正视《食》所揭示的道德责任、环保责任,还有通过吃素对自身健康多负一点责任的必要,应该是值得赞许的。

(关于《食用动物》的放映详情,请浏览:https://theprojector.sg/films/ )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