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祝钒刚雪场险断魂 上日本新闻

祝钒刚赴日本滑雪并拍摄雪服宣传照,在妙高雪场外险些出事。(互联网)

字体大小:

(台湾讯)台湾前组合“183club”成员祝钒刚(2014年改名张佑天)日前飞往日本新潟滑雪,碰上迷途惊魂记,而且还上了日本新闻。

祝钒刚接受“苹果新闻网”电访时说,回想当时状况,他自招因被干净无痕的粉雪吸引,才滑出雪场警戒线外,在摄氏负10度低温下,辗转近8小时才获救,因在非雪场处请求救援,得自费17万8000日元(约2400新元),且他事后才得知雪场外曾有四个罹难者,其中一个尸体还没找到。日本警方更说“如果再晚一点,你可能会死”,回酒店时,捡回一命的他不禁落下男儿泪,反省自己的冲动行事。

拥有近五年滑雪经验的祝钒刚,是相机品牌GoPro、雪服品牌Marqleen及雪板品牌Koura的赞助滑手,上月赞助商邀他前往日本滑雪并拍摄明年雪服宣传照,三个星期来他走访青森、妙高及汤泽雪场,却在妙高雪场外险些出事。

当天他和友人一同滑雪,友人决定休息片刻,他选择再滑一趟,因天气好,他滑得全身汗,决定卸下背包及发热衣等,期间他被粉雪吸引,让他有些“放肆”滑出雪场。他开心滑了20分钟,惊觉自己身处山崖及溪边,发现离雪场太远,试图爬回雪场,起初他还一派轻松,边听音乐边沿着动物足迹又走又爬近3小时,却还是回不去。

因雪场下午4点关门,他紧张地传讯请朋友协助,救援队要他到空旷处的至高点等待救援,并发送所在地纬度,以便定位,期间他因口渴,只能吃雪止渴,但雪场人员建议他不要吃,怕他失温,若要吃,得在嘴里化成温水再吞下。约莫傍晚5点半,天已全黑,他越等越紧张,并开始感到恐惧,更祷告求神救他。 他又怕失温不敢坐下,为保持清醒,他只能走走跳跳、唱歌或拉筋,直到晚间7点半才听到救援队远方传来“喂”。救援队一找到他,立刻询问他的身体状况以及有无受伤,并给他棉花糖、巧克力、水补充热量及解渴,他感动地说:“那个棉花糖跟巧克力,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他和三名队员穿着大脚雪鞋爬回雪场,警察也到场做笔录,恰巧雪场中有个台湾女员工,知道他是艺人身份,为警方和他翻译。返台后,在好友通知下,祝钒刚才发现自己上了日本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