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看我成诗 凝视成画

假扮女仆的女画家玛莉安(右)白天悄悄观察千金小姐艾洛伊兹的神韵和一举一动,夜里才借着烛光把她绘于画布之上。(剧照/互联网)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燃烧女子的画像》(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看似女同志爱情故事,但实则它远大于同志议题,甚至爱情。

故事讲述在18世纪的欧洲女画家玛莉安,须要在对方不知情的状况下,完成千金小姐艾洛伊兹出嫁前的肖像画,让她远在米兰的未婚夫能在婚礼前看见妻子的容貌。于是玛莉安假扮女仆,在白天悄悄观察艾洛伊兹的神韵和一举一动,夜里才借着烛光把她绘于画布之上,原本出于绘画而不断的近身注视,却让两人的关系起着暧昧的变化……

法国女导演Celine Sciamma(瑟琳席安玛)是书写女性的能手,她与《燃》女主角Adele Haenel(阿黛儿艾奈尔)13年前因《水仙花开》(Water Lilies)结识后成为多年恋人,戏里戏外相互影响着彼此,也让这次《燃》的女性视角增添一层微妙的亲密关系。

女性间平等的语言

片中几乎没有男性角色出现,除了串场的船夫、送画人等功能性男性角色,全片120分钟故事着墨点都从两个女主角的互相凝视(gaze),看与被看当中开展。全片透过绘制肖像画这个主题,以观察者、被观察者角色的置换与并存,呈现她们两人关系变化与对彼此的情感流动。画家在画布及所绘画的人物视角来回流转,而电影的镜头也让观众从窥探者,到成为被窥看的目标。

过去比较擅长拍摄青春女性心理的导演,在《燃》中像是变成了成熟的女人,一夜长大,也更具魅力。

在故事中,三个女性角色都是平等的。

艾洛伊兹虽然是雇主、大家闺秀,却没有丝毫的盛气凌人,玛莉安虽然只是受雇于人的画家,却坚持着艺术节操,不卑不亢。就连女佣索菲,都与女主人关系融洽,一起玩扑克牌,在生活起居中相互照应。在森严的18世纪背景,仿佛与世隔绝悬崖峭壁上(隐喻着当时对女性及禁忌爱情的世俗枷锁)的房子,打造女性“乌托邦”式平等与爱的世界。

片中饰演女画家的法国女演员Noemie Merlant(诺米梅兰特)曾说,在一票几乎全女性的电影拍摄团队中,让她感觉到一种平等,可以享受真正做自己的自由。她们在这样的环境里,舒服地撞击彼此的创意,共同创造了这部电影的基调。那是属于女性私房对话的自由空间,而她们同时也向世界主流电影舞台,分享着另一种电影语言中的私密符号和窥看的视角。

关于恋爱的记忆

只有苍白单色的墙纸与布景,让穿着大红与鲜绿的两个女主人翁,像在一幅活动的油画中,跃然在银幕画布前。影片展现的自然光线,绘画构图,打造了电影“油画般的质感”。镜头是眼睛,摄影机是画框,导演也是画家。

《燃》以希腊神话中奥菲斯到地狱拯救妻子,却在关键时刻回头导致她永远被困在地狱的悲剧故事贯穿整部电影。

影片中三人讨论神话结尾,玛莉安觉得这是奥菲斯有意的“选择”,是“他选择的是对妻子的记忆而不是她这个人”,他做出了“这是诗人的选择,而不是爱人的选择”。艾洛伊兹则说,或许是妻子要求奥菲斯回头的,让她留下回忆。这是爱人的选择,不能相守的爱人,最终选择留在彼此的记忆之中。

时隔多年,玛莉安偶然在画展中见到爱恋女子的画像,看到她现在的处境(强迫的婚姻与家庭小孩),但也看到她特别留给她属于恋人的密语,画中书的第28页藏着她与她最炙热的爱恋印记。她勾起嘴角微微笑了,尽管充满思念和伤感。

电影从头到尾都是零背景音乐。单靠两人的眼神凝视,让情绪和情感在跳舞。

只有最后,戏末维瓦尔第《四季·夏》的Presto慷慨激昂,玛莉安最后一次在音乐厅,远远观望着艾洛伊兹神色变换。她热泪奔流,想到玛莉安和她分享的这首最爱的节章,她也微微笑了。

这是她们对彼此炽恋的烙印与记忆,各自对回忆在微笑,展现女性在自由爱情的选择自由与主宰,也诗意地彰显女性在束缚底下的自控权。

《燃》利用画像里的人物形象细腻描写她们从初识、爱意萌芽到确认彼此的关系,让玛莉安把她眼中所真正了解的艾洛伊兹绘在画布上,除了呈现女性在社会束缚中的挣脱,也为整部片带来相当丰富的层次和情感。

如你有时间,像慢慢静赏一幅画像,原本没有归属的无名女性画像背后,或会闪念起谁的名字。

(关于《燃烧女子的画像》的放映详情,请浏览:https://theprojector.sg/films/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