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丧夜谭

订户

字体大小:

上周有个老朋友YL往生,不到60岁的年纪,朋友们都表示很惋惜,癌症多年,和死神搏斗,战败告终。YL面对朋友总是带着乐观、自信的微笑,没听过她喊苦怨累,积极面对癌症,最后平和地走完人生的旅程。

失去方向的老友

吊丧时,对坐的是年已古稀的另一老友,不胜感慨,谈起人生苦短,匆匆几十年,成长、奋斗、成家、持家……一晃过了70年,给家庭留下什么?给社会又贡献了什么?他感叹自己的一生平庸,“我没和孩子说过,我们当时是进步青年,满腔热血,为社会奉献青春,我们想到的是集体,为健康文艺献心力,是时代的弄潮儿,这是我们这批年轻人宝贵的精神财富。可是,一场白色恐怖的镇压,让我们慌乱了脚步,有的停下脚步喘息,有的怀疑自己的初心,有的索性冬眠……自己的孩子从童年、少年到青春期,我们都没有和他们谈过自己亮丽的青春岁月,奋斗的煎熬人生。”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