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杀人脸”曾连累女儿 权怡凤练习“微笑发呆”

 

字体大小:

本地主持阿姐权怡凤到中国片场探女儿的班,“杀人脸”吓到工作人员,她担心连累女儿,整晚在酒店浴室对着镜子练习“微笑发呆”。

因冠病疫情关系,李凯馨在中国的剧组停工,她因此有权怡凤陪伴在侧半年,母女如今在新加坡居家防疫。两人在本月初接受联合早报专访,谈到李凯馨在中国拍戏时,权怡凤前往探班,原来她的“杀人脸”曾“连累”女儿。

李凯馨知道妈妈天生臭脸,在她抵中国前,已经先替她“消毒”:“我妈人很好的,很爱笑的,跟我一样,只是看起来脸很凶。”

不怒而威样子气场大

权怡凤笑说,自己的磁场太强大,进片场之初,有些人看她不怒而威的样子,还以为是大老板或投资商驾到,后来知道是“凯馨她娘”,都对她多几分尊重。权怡凤也趁机在片场观察,闷了就自己发呆,直到有一次女儿走近:“工作人员说你在发脾气?”

李凯馨笑着模仿妈妈,还原她发呆时眼神变凶恶瞪人的“杀人表情”,“我也纳闷她为什么干瞪眼,是有人做错事了吗?哈!”

权怡凤觉得无辜又好笑,晚上回到酒店,整晚在浴室对着镜子练习“微笑发呆”,第二天进片场,全程“有意识”地微笑挂脸,只是时间一长,笑容僵住,就会听到女儿耳语:“妈咪,放松!”

权怡凤爆笑拖好友李荣达下水:“我要去韩国整像他那样的‘微笑脸’!”

权怡凤记得几年前第一次到甘肃省银川《莫语者》电视剧片场探班,看到服装组的阿姨跪下帮女儿整理鞋子,惊见女儿端坐无动于衷,连忙低声训斥:“你这样很没礼貌!”自己急得差点也要陪对方下跪,后来经李凯馨解释,才明白在中国片场,服装道具等各专业分工很细,每个人都有自己份内的工作,外人不得干预,这才释怀。

她说,记得现场有异族演员,通过现场的中英通译和其他人沟通,但通译的英语不好,权怡凤看到全场因为语言沟通不顺,而必须为一再发生的NG苦等,问了李凯馨,才明白只能“袖手旁观”。

李凯馨说:“很难受,但还是得忍,不然可能会被说:‘怎么可以抢别人的工作?’”

看“王祖贤版”恶补 李凯馨不模仿

李凯馨在中国片约不断,至今已拍过八部剧和两部片,包括5月1日在腾讯视频首播的网络电影《倩女幽魂:人间情》。1987年徐克导演的《倩女幽魂》让男女主角张国荣、王祖贤深入民心,30多年后,网络版再现,肯定引起话题,也算是李凯馨最受期待的作品,何况它也是今年中国网络电影中制作规模最大的一部。

王祖贤演的女鬼聂小倩大红时,李凯馨还没出世,为了拍这部片,她看片恶补,觉得王祖贤很漂亮,但自己不会模仿,而是听导演的,把小倩演得可爱些,争取更多观众缘。

说到趣事,李凯馨说她必须展示倩女凄美的一面,拍摄时面对风扇大吹,头发是被吹得飘逸了,可是眼睛受不了,流下了眼泪,让导演必须喊停。她演回自己的糗样,也忍不住笑出来。

都用生命拍戏 李凯馨时常受伤

记者看了她吊钢线时惊叫,或者撞到头,或者摔到地上的视频,可以想象她拍摄的辛苦。她拍戏时常受伤,难道不怕死?她回答:“怕啊,可是拍戏很辛苦,每个演员都有付出,受伤是很正常的事,不算什么,都是用生命在拍戏。”

这句话出自一个才21岁的年轻女孩口中,让记者醒悟,当年那个蹦来跳去的女孩,多年不见,已经长大成为一个对专业充满热忱且前景备受看好的新星了。

可是作为母亲,尽管知道经纪公司挺照顾女儿,权怡凤这些年没有少担心过,“她每部戏都让我操心,她吊钢丝或拍打斗戏受伤紧急送院,都是两三天或两三周后,确认没有断骨或内出血后,才会通知我。我也真担心不来。”

21岁的李凯馨在2016年到北京完成高中和准备艺考,2017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又签了当地的经纪公司“盛夏星空影视传媒”,半工半读。权怡凤在本地也工作忙碌,只能一有空档就请假飞到中国和女儿相聚几天。

去年10月,权怡凤向新传媒请了半年长假,飞到中国陪伴女儿,因为疫情关系,母女俩相处长达七个月,破了三年间相处纪录,非常幸福感恩,尤其在病疫蔓延的不安时刻。

化妆:John Lee(使用Hera)

发型:Jet Khor and Jackie Ma(m nature @north point)

服装:Celine by Hedi Sliman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