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青春无悔失乐园

《少年的你》聚焦校园霸凌,易烊千玺(左)和周冬雨片中都有惊人的立体和深邃演出。(剧照/取自互联网)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少年的你》不能简单地用一种电影类型来概括。它是青春片题材,但整个故事几乎没有一贯的青春气息,而是一则青春残酷物语。电影所碰触的议题更是复合式的。

今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将在本文见报的三天后在网上宣布得奖名单。被封为“神剪接”的颁奖预告片,把多部入围电影的片段打散重组成对香港一年来的时局的指涉。其中第二幕借用以重庆为背景的《少年的你》的女主角陈念(周冬雨饰)在影片开场时教学生学英语的声轨:“This used to be our playground. This was our playground. This is our playground.”但画面里却是另三部电影的片段:爱侣腼腆的对望,秋千上孩子的笑意,一家子吃饭的温暖,最后却是斗室里老人落寞地望着镜中的自己。

《少》片给首两句英语打的中文字幕——“这里是我们曾经拥有的乐园。这里曾是我们的乐园。”——译不出精髄?因为陈念在片中解释:两者都指过去,但used to be有一种失去乐园的感叹。可是,陈念和她的“守护神”小北(易烊千玺饰),真的拥有过乐园吗?

“孩子”的青春
被失能的成人世界扭曲

《少》片不能简单地用一种电影类型来概括。它是青春片题材,但整个故事几乎没有一贯的青春气息,而是一则青春残酷物语。电影所碰触的议题更是复合式的,把高考和校园霸凌/暴力交织在一起,背后牵扯的却是整个教育体制、社会,和各自有本难念的经的学生家庭所组成的一个窒人的生态圈。片中一句对白,一语道破:“出问题了,警察找校长,校长找班主任,班主任找家长;而家长呢?在外打工,一年见不着孩子几次。”

但不同于诸如《暴雨骄阳》(Dead Poets Society)里成人世界对“孩子”的威权压迫而最终促成他们微弱的反抗,《香港制造》里成人操纵“孩子”之间展开如同代理人之战,《少》更像是成人世界(体制、父权等)的实际失能,扭曲了“孩子”的青春,让他们陷于内耗。

四年前,陈念是个高中学霸,“若为高考故,啥事皆可拋”,哪怕她的单亲妈妈在外地被追债。女同学遭受校园霸凌而轻生,她不忍心而向警方告知真相,但警察帮不了因此而变成新的霸凌对象的她,学校也推给班主任背锅辞职(如同《暴》片里的基丁老师);而对三个霸凌者,念在

还有大好前途而网开一面,虽勒令退学但允许参加高考。

我们也渐渐得知,三个“坏”学生的来时路――带头者是父亲冷淡而母亲溺爱、但施压要她样样出类拔萃的富家小公主;一个是因自小遭遇父亲家暴的暴戾女生;一个是家长常年在外工作而高度缺乏安全感的少女——全都是被家长以不同形式“霸凌”的孩子。她们对陈念的霸凌移师到校外,愈演愈烈。

陈念只想低调熬过高考,但成人世界保护不了她,只有被父母遗弃的街头小混混小北,一样乳臭未干,却在男女青春萌动之外,仿佛成了陈念(曾经或未曾拥有)的父亲的替代者。因为青春,他们接着将为各自的执念付出一切而不计后果,不像成年人会瞻前顾后,或陷入义理挣扎——或许,这才是真正的“青春气息”。

导演化平庸为神奇

这是导演曾国祥继《七月与安生》之后再次改编网络小说。一般网络小说常有叙事杂沓松散,过于直白、矫情的缺失。曾国祥和编剧却似乎两次化平庸为神奇。除了男女主角惊人的立体和深邃演出之外,曾国祥的影像叙事意识大大超越一般同资历的年轻导演,把剪接、构图、空镜、

道具和场景应用提升到赋、比、兴的层次,而且做到形式为内容服务。片中任何看似无关痛痒的细节,其实都另有所指。

例如,片中满布全城的闭路电视摄像头,不但牵涉剧情,也有另一层隐喻。尤其全片最后一个镜头,是片中唯一的街头监视器画面,俯视四年后当上英文老师的陈念,默默跟着、保护着似乎也受到霸凌的女学生;而后面是那位不论四年前或现在,都以“社交距离”(至少相距10公尺)默默跟着陈念的小北(那是他当年的承诺:“你保护全世界,我保护你。”)。如果硬要把监视器说成是国家机器监视人民的工具,这个监视器画面却如同在告诉我们:小两口一直都被监视着,但监视器也力有未逮,根本看不到画面以外更多的挣扎与跌宕。

我隐隐觉得《少》就像墨西哥名导阿方索柯朗的《罗马》(Roma)一样,导演有点用力过度;不若王家卫的第二部导作《阿飞正传》,把它拍得举重若轻,浑然天成。但我还是认为,曾国祥无愧于凭《少》片率先拿下的香港电影评论学会最佳导演奖(我认为学会的品味高于香港金像奖)――他的导演技法的成熟度,毋庸置疑。

(《少年的你》目前在星和随选频道播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