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天文自认可演药神

字体大小:

本地资深演员陈天文喜欢改编自真实故事的电影,因为呈现方式更贴近真实,可看见人性与求生意志。他的经典电影第一个选择是文牧野执导,徐峥主演,票房大卖30亿7000万人民币(约6亿559万新元)的2018年中国电影《我不是药神》。

《我》根据中国“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的经历改编,徐峥扮演印度神油店老板“程勇”,白血病患者(王传君饰)登门拜访,请他从印度走私带回特效药“格列宁”,好让买不起同类正规进口药的患者保住生机。程勇铤而走险,一夕翻身,平价特效药救人无数,被病患封为“药神”,却因触犯正规药商的利益,遭警方追查。

陈天文的情绪被主人翁的际遇牵动,他最难忘片末的戏,“徐峥的角色被判刑,坐囚车往监牢的路上,狱警叫司机‘开慢一点’,镜头往车外的马路拍,沿路有很多戴着口罩的白血病病患,他们一个个把口罩除下致敬。这一幕没有对白,但很感动,感激的心不用语言表达。”记者提出徐峥的角色合乎他的戏路,陈天文想了片刻回答:“我应该可以演这个角色。”

“1917”挑战一镜到底

战争史诗片“1917”的拍摄手法,令陈天文看得目不转睛。此片由英国导演Sam Mendes(山姆曼德斯)掌镜,今年囊获多项大奖,包括奥斯卡金像奖最佳视效、混音及摄影奖,金球奖最佳戏剧类影片及最佳导演奖等。故事描述两名年轻的英国士兵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担任传令兵,冒着枪林弹雨传达情报,阻止友军落入德军圈套。

“1917”挑战一镜到底的呈现方式,导演山姆曼德斯说过,此片是他迄今为止“在技术上最困难的事情”。陈天文说:“只看到三个剪辑处。真的很惊讶,现在的拍摄手法可以去到这样的极端。我在想每场戏要花很多时间彩排的,要是没有,每个时机不可能配合得这么好。”

叙利亚纪录片聚焦兄弟

陈天文的另一个选择是,曾提名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片的2017年《恐怖分子的孩子》(Of Fathers and Sons)。叙利亚导演Talal Derki(塔拉勒·德尔基)深入家乡北部由伊斯兰极端分子控制的区域,聚焦一个家庭两年的起居生活。故事以13岁的奥萨玛和弟弟艾曼为主轴,当奥萨玛选择踏上“圣战”道路时,艾曼选择重回学校,两兄弟往后的人生充满对比。

陈天文兴致勃勃分享纪录片的情节,“奥萨玛问弟弟要不要去受训,弟弟说喜欢读书。另一镜头,两兄弟相拥,奥萨玛上了罗厘车,后来在训练营穿着黑衣受训,镜头切换到弟弟在学校里回答老师的问题……”两兄弟各奔东西后,不可能再见面,令陈天文感触良多。

《浩劫重生》印象深刻

好莱坞影帝Tom Hanks(汤姆汉克斯)的千禧年电影《浩劫重生》(Cast Away)也是陈天文印象深刻的电影。此片故事讲述,汤姆汉克斯饰演的快递公司员工在南太平洋上空遇难坠机,流浪到荒岛的故事。“一个人漂流在荒岛上,没有火没食物没有水,四处无人,怎么过活?人是群居动物,一个人要跟谁说话?”陈天文笑说,若自己落入荒岛,很难生存,“活在先进的社会,对原始的生活真的不适应,不用讲其他,很多人被蚊子叮就不能接受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